首页 失忆老公不好嫁 下章
第26章-第30章
026 我叫Vivienne

 诸葛弱的耐心到了极限,但骄傲的她接受不了自己的失败。她没想到林漫漫会拒绝诸葛阅的示好,这是她的失策。但是,诸葛家是不会容忍失败者,特别是她刚刚还在诸葛阅面前打下包票,一定能劝服林漫漫回诸葛家。

 “林漫漫,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诸葛弱越想越窝火,大小姐脾气也跟着起来,气急败坏的叫嚷起来。

 林漫漫轻蔑的看了她一眼,不理她。如果不是因为被关在这车里,她早就甩手离开。诸葛这个姓氏对她来说,一点约束都没有。

 “林漫漫,你是不是以为我拿你没办法了?”林漫漫的淡定在诸葛弱眼里看来,就是挑衅,不过,她也不是绣花枕头,久经沙场的诸葛弱除了会勾引男人,她还懂得怎么抓别人的弱点:“听说你跟安尚钧家的关系匪浅?”

 林漫漫的身体轻微的抖动了一下,但很快她借着抿头发这个动作掩饰过去,继续靠在窗户边,假装没有听到,漫无目的的看着外面倒退的街景。

 诸葛弱得意的笑着,摆弄着自己的手指,自言自语道:“安尚钧的父母似乎跟你的母亲是同学吧,还是好朋友。你们两家是世,你跟安尚钧青梅竹马,如果不是后来他出国了,说不定你早就成了他家儿媳。不过奇怪的是,安尚钧回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和他父母去泰镇接你回来,和他们一起生活。听说你们相处得不错,只是你刚在他家住了不到一年,突然就搬了出来,还时时避着他们…”

 “你调查我?!”林漫漫突然转头,两眼冒火,直视诸葛弱,小脸因为愤怒扭曲,脸色惨白。

 诸葛弱见事态有了转机,自己又重新拿回主动权,更加骄傲,回瞟她一眼后,继续欣赏着自己刚刚修好的指甲,慢慢说道:“你以为进我们诸葛家这么容易?只有太子这个傻瓜才会随便到大马路上抓个女人就签字结婚。不管你有什么目的,诸葛家都仔细查清楚的…”

 说完,诸葛弱也转过头,坦坦的与她对视起来。

 林漫漫莫名的觉得心虚,垂下眼睑,无语。

 “怎么?现在才开始会害怕?”诸葛弱冷哼一声,说:“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没有把你离开安家的原因告诉安尚钧吧。看来你对他还是有些情义,怕他鄙视你,所以才藏着掖着躲着他?”

 “诸葛弱,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很简单,老老实实回诸葛家!安安静静的做诸葛家的儿媳!”

 林漫漫气得咬牙切齿,却不能反抗。她可以不在乎自己,但她不能伤害安尚钧,他是一个多么骄傲自尊的男人,对爱情看得如此神圣美丽的男人,她绝不能让自己伤害他,哪怕那件事她也是受害者。

 诸葛弱见林漫漫气得脸上是一阵白一阵红,太阳上两道青筋频频暴跳,知道自己打蛇打七寸,拿住了林漫漫的痛处。

 不过,打一下必定要摸一下,这样才能令林漫漫服软,心甘情愿的跟她回去。

 “你在泰镇有段时间过得很辛苦…你母亲过世,独留你一个人的时候,你曾经和一个叫笨笨的男人度过了一段美好时光,对不对?”

 林漫漫彻底气了,她的那点底细被诸葛弱查得清清楚楚,而诸葛弱的背后就是诸葛阅。可想而知,这些日子诸葛家也没闲着,把与她有关的所有陈年烂芝麻事全都翻出来了,连笨笨都没庭。

 “他失踪了,你找了他很多年都没找到,对不对?听说他当时失忆了,还信誓旦旦的说要娶你,结果不告而别,把你一个人扔在那里,是吗?”

 林漫漫已经开始幻想,自己拿着沾满爱滋病毒的针管,疯狂的戳向诸葛弱,把她扎得血模糊。可是,那只是想像,在林漫漫心底深处最愤怒的想像。

 她现在在诸葛弱面前,没有一丝秘密,她所保护的、深藏的、最不愿向他人说起的所有的秘密,都被诸葛弱知晓。而这些,也正是诸葛弱用力要胁她的最有力的武器。

 诸葛弱见林漫漫已经开始动摇,知道自己的目的就快要达到,林漫漫只差最后一骆驼的稻草。

 “你最初不是怀疑太子就是笨笨吗?如果你真想知道,就应该跟他生活在一起,这样你才有机会知道真相,对不对?”

 林漫漫面对诸葛弱突然和颜悦的建议,心生狐疑,问:“你知道?”

 “我知道很多你都不知道的事…”诸葛弱神秘兮兮的笑笑,然后示意司机靠边停车,她主动打开林漫漫这边的车门,将她推下车,然后难得好脾气的说:“我就送你到这里了。我的话,你可以好好考虑…你当我威胁也行,当我给忠告也行…最后一句,后果自负!”

 说完,她就要关门。

 林漫漫眼急手快,紧紧的扒住门,连声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派人去查我?你们诸葛家有钱有势,还怕找不到其它儿媳?为什么一定要是我,就不能放过我吗?”

 林漫漫说的是实话,她又不是美女,家里无依无靠,根本不值得诸葛家这样费劲的找自己麻烦。

 诸葛弱见自己说了半天就是对牛弹琴,方才好不容易维持的那点好态度立刻烟消云散。她没有林漫漫力气大,无法关车门,只好叫司机下车推林漫漫。

 林漫漫也豁出去,与司机在路边扭打起来。路上行人越来越多,都在看热闹,诸葛弱怕影响不好,闹得被诸葛阅知道自己又要挨训,只好再次将林漫漫拉上车,一路飙到市郊,才停车将林漫漫赶了下去。

 这回林漫漫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眼看诸葛弱准备驱车离去,她赶紧抓住车窗,说:“我答应你,我会回诸葛家!”

 诸葛弱这才稍稍消火,但她并不打算载她回城里。

 “林漫漫,如果你有怨气,就怨太子吧,是他选择了你,不是我们。”

 林漫漫见诸葛弱难得说句人话,眼看车子的速度越来越快,她快要跟不上,便急急问道:“我问你,闻皓的英文名是不是叫Ran摸nd?”

 眼看车窗关闭,一个声音幽幽传来:“我的英文名字叫Vivienne。”

 027 不平静的古堡1

 荒凉的市郊只有风吹过的声音,林漫漫耳边不停的回响着诸葛弱的最后一句话,仿佛梦境。

 路边是未修整的河堤,大块的石头瘦骨嶙峋的耸立在岸边,一阵风过,风沙走石,漾着河面涟涟。

 林漫漫孤单的坐在石头上,托着下巴,望着河面发呆,许久都没有动弹,直到闻皓和安尚钧不安的连环夺命电话响起。

 林漫漫挂断安尚钧的手机,只是简单的回复了一个内容为“我很好,今晚要回诸葛家”的短信,便接通了闻皓的电话:“我在市郊,你来接我。”

 手机里出现几秒锺的宁静后,闻皓不急不徐的声音响起:“市郊哪个位置?”

 “你猜呢?”林漫漫没好气的挂断电话,关机,然后继续坐在石头上发呆。

 果然不出所料,四十分锺后,闻皓准时出现在河边。

 林漫漫没有做任何解释,相信那个忠心耿耿的“佣人”早就把他所知的所有情况都已经向闻皓汇报过,否则,他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能在这里找到她。

 闻皓也没有问她,他只是安静的坐在车上,耐心的等林漫漫从石头上跳下来,慢慢的挪回到马路边再慢动作的打开后座车门,将自己进去后,倒头睡了下来。

 闻皓一打方向盘,往城里开去。

 “回你家吧…我肚子饿了,叫厨房给我准备些吃的…送到房里来…”

 闻皓听到林漫漫近乎梦呓般的话,笑了。

 林漫漫的再次出现并没有引起任何轰动,确切的说,林漫漫和闻皓再回到诸葛家时,除了佣人他们谁也没有见着。

 佣人说诸葛默和诸葛弱都在公司上班,二夫人付丽出去打麻将,三夫人闻子茜陪着诸葛阅午休,偌大个诸葛古堡,安静得象坟墓。

 林漫漫觉得自己就象快要进坟墓的将死之人,半死不活的要在这里生活两年。

 闻皓将林漫漫送回到卧室里后,唤来佣人送来午餐,两人如陌生人般相对进食,林漫漫如同嚼蜡,越吃越没劲,将碗一扔,倒头栽进里睡回笼觉去了。

 这一觉,林漫漫仿佛睡死过去,无梦无念,香甜酣畅,再醒来时,已是夜晚。

 房里,仍然只有她一个人,她的包已经规矩的放在旁边,里面的手机放在枕头边,开了机,打成了静音。

 林漫漫看着不停闪烁的手机,一下子晕了。她明明是关了机,这手机怎么可能自己开机,而且还能从包里跑出来放在枕头边?难道是闻皓特地拿出来的吗?

 林漫漫拍拍脑袋,以为是自己睡傻了,最后她确信自己的记忆并没有出错,这才拿起手机,只见里面有条短信。

 是闻皓发来的:“谢谢你回来!”

 林漫漫望着这条信息,大脑出现了暂时的短路。

 高傲如他,竟内敛到极致,连个谢谢都这么难开口,非要通过信息才能表达。或许,他编辑这条信息时,也是下了不小的决心。只是,她回来并不全是为了他,不过要担当他这句谢谢,林漫漫觉得自己还是有资格的。

 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半,这觉她可真是睡得天昏地暗,不知天上人间。

 难得的是,竟然没有人来打扰她。

 林漫漫正漫无目的的发着呆,肚子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唉,整整一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不饿才怪。

 整理了一下妆容,林漫漫下楼觅食。

 林漫漫刚走到二楼的楼梯口,就面碰到上楼的闻子茜,她正扶着诸葛阅,看样子象是刚散步回来,正准备回房休息。

 “漫漫,你回来啦!哎呀,真是太好了…好,好,好…真是好…”闻子茜一看到林漫漫,就激动的连说了五个好,反而是诸葛阅,一脸老谋深算,镇定得不得了。

 林漫漫对闻子茜向来有好感,见她如此热情,也不好意思驳她面子,便陪笑着,应付了两句。

 原本以为随便应酬一下就能下楼,刚准备抬脚,一直站在边上没说话的诸葛阅突然冷不丁的冒了一句:“你这一个多月没回来,把你婆婆吓得一个觉都睡好。”

 林漫漫刚抬起的脚又缩了回来,见闻子茜不好意思的撇开头,眼眶都有些红,不内疚起来。

 “妈咪,其实我只是…只是在朋友家住几天…”林漫漫第一次觉得口拙,不懂安慰人。自从五年前她亲生母亲去世后,她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这种真诚的关怀和无私的爱意。

 虽然闻子茜很大程度上是担忧闻皓,但林漫漫知道她还是真心待她的。

 “丹丹舍不得我,就多留我住了些日子。妈咪,对不起哈。”最后,林漫漫找了个笨拙的借口,给大家一个台阶下。

 果然,闻子茜的情绪不再激动,她用手背抹了抹眼睛,然后有些娇嗔的对着诸葛阅说:“老爷,下午我听说漫漫回来,本想去看看她的。可是皓儿非说漫漫累了,不许我去吵她。你看看,儿子大了真是不听话,全都向着老婆去了。”

 闻子茜的话逗得诸葛阅哈哈大笑,一时间林漫漫也不觉得那么尴尬,只是安静的站在一旁陪笑着。

 闻子茜见林漫漫精神不济,有些蔫蔫的,又心疼她在外面没有吃好喝好,也顾不上陪诸葛阅回房,拉着林漫漫一路来到厨房,亲自为她下厨做饭。

 林漫漫心存感激,盛情难却,只好乖乖的坐在饭厅里等她。晚饭吃得很温馨,闻子茜仿佛有一个世纪没见到林漫漫似的,不停的问东问西,嘘寒问暖,恨不得林漫漫一口气把这满桌的菜都吃完,补得气血两旺,一拳打死两只猪。

 不知不觉,一顿饭吃了两个小时。闻子茜已经开始睡眼惺松,林漫漫因为刚睡醒,反而神采奕奕,没有半丝睡意。

 “妈咪,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吃得有些撑,想到外面走走。”

 “嗯,好的。你一个人就在外面随便转转,千万别出园子,晚上不安全。”闻子茜答应着,刚走几步,突然想起什么,又说:“哦,皓儿方才发信息说他今晚有事可能要加班,不能回来…漫漫,你别怪他,他真得很忙…”

 林漫漫听罢,赶紧拿出手机一看,果然,上面有好几条信息她都没看。手机被闻皓调成了静音,所以她才没有发现这些。

 她善解人意的摇摇头,安慰了闻子茜几句后,目送她上楼,这才转身来到古堡外围,准备四处晃晃。

 028 不平静的古堡2 (H)

 诸葛家古堡地处偏僻之处,太阳下山后,更加杳无人烟,就连鸟鸣声都变得稀少。空气清新令人发怵,林漫漫独自围着古堡转了两圈后,便觉得风阵阵,寒气人。

 这明明是九月,虽已入秋,但也不至于这样凉。

 林漫漫嘟囔着,双手着自己的胳膊,抱漫步,准备绕到古堡旁边的那片树林边上,再多一些氧分子,就回去睡个美容觉。

 古堡周边都有保安,除了固定的岗位外,还有一些动的保安象野猫一样悄无声息的巡逻着,相隔百米就能看到人影,多少令林漫漫心安不少。但是这片树林,仿佛不属于诸葛家的地盘,除了风吹来沙沙声响,感受不到任何生命迹象。

 “真是奇怪,这里最容易藏人,结果还不设岗…这些保安公司的人真是会偷懒,只拿钱不做事。”林漫漫临时改变回房的主意,对这片树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特别是看到树林里隐约还有个简易的秋千,她停下脚步想了想,然后精神抖擞的走了进去。

 对于诸葛家,林漫漫除了对闻子茜稍有好感外,其它人她都很是厌恶。终于发现一个没有任何诸葛气息的地方,林漫漫很是欣喜。她甚至在想,以后如果觉得时间难打发,就可以躲到这里,把这里打造成属于自己的小天地。

 远远的,透着昏暗的月光,林漫漫看到那个秋千。简单的,用一些树藤编结而成,上面绕着树叶和鲜花,虽然糙,但很梦幻。

 林漫漫快步走去,正想坐上去试试秋千是否结实,突然,她听到从树林的另一边传来一个声音。

 “你急什么!有话不能回房间说?我今天累死了!”

 林漫漫闪身到一颗大树后面,因为她听出说这话的人正是今天早晨劝她回诸葛家的诸葛弱。

 大半夜的,她不好好的待在房里,跟着别人来树林里做什么?林漫漫只犹豫了两秒,诸葛弱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秋千旁,并向四周张望着,查看是否有人。

 林漫漫本不想管闲事,但这个时候如果她要离开,必定会惊动诸葛弱。林漫漫不想惹事生非,她只能尽量将身体隐到树后,藏身于黑暗之中,但还是捺不住好奇,探头出来,想看看她在跟谁幽会。

 一阵脚步声后,有个男人的身影也跟着走来,看着那用树藤做的秋千,鄙夷的嘲笑道:“又是那个傻瓜为了讨好你做的?”

 林漫漫差点就尖叫,这个男人竟是诸葛默。

 林漫漫双手紧紧按住自己的口,压抑着,强迫自己不出声。直觉告诉她,无论是诸葛默还是诸葛弱,都不会喜欢有人看到他们在这里。林漫漫渐渐也明白过来,为什么古堡附近保安严密,偏偏这片树林却无一人驻岗。原来,只有她不知道,这里是他们两人的秘密会面之地。

 “傻瓜?他现在可是比你更受老头子重视哦。”诸葛弱试着坐了上去,来回摇晃几下,然后翘起脚,在半空中踢了几下,笑道:“还不过来推我?”

 “推!”诸葛默难得好脾气的站到诸葛弱身后,心不在蔫的推了几下,见秋千吱吱呀呀的上下晃起来,悄悄的往边上退了两步,看准时机,突然抓住诸葛弱薄薄的丝质上衣,用力往两边一扯,清脆的裂帛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响亮。

 “啊!”林漫漫被诸葛默禽兽般的动作吓得大惊失,刚叫一声才意识到自己正躲在这里偷窥,立刻捂住嘴,重新闪身回树杆后面,瑟瑟发抖。

 “你叫什么?又不是第一次!”诸葛默下的声音再次响起,原来诸葛弱也没有料到他会这么鲁,在被他扯烂上衣的同时也惊叫起来,声音盖过了林漫漫,所以他们都没有发现她的存在。

 诸葛弱的秋千又重新晃到半空,半着上身,却不能松手遮住,只能牢牢抓住两边树藤,害怕自己会掉下去。

 诸葛默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秋千下来时,他又用力往前推去,反复几次,秋千越越高,诸葛弱吓得不敢松手,只好惊声尖叫要诸葛默帮她停下秋千。

 “要我帮你…可以…”诸葛默得意的哈哈大笑,他见诸葛弱穿的超短裙绉绉的贴在身上,出大腿,里面黑色感的‮丝蕾‬内在月光下显得越发神秘,喉结动了动,艰难的咽下口水,嘶声问道:“这几天有人碰你没有?”

 诸葛弱轻蔑的瞟了眼诸葛默早已高高耸起的下身,咯咯直笑,就是不理他。

 诸葛默急了,转身来到秋千的前面,与诸葛弱面对面。

 眼看诸葛弱就快要到他面前,他突然伸手用力抓住裙摆,想将裙子也扯下来。

 偏偏那裙子质地比上衣厚,不容易撕烂,而且身合适,坚固的拉链并不象上衣扣子那样绷开,诸葛弱的部几乎离开秋千,整个下半身悬在半空,仅靠双手抓住树藤来支撑自己的身体。

 “诸葛默,你想干嘛!”

 诸葛弱只要一放手,就会重重的摔下地。她‮腿双‬用力的蹬着,想踢开诸葛默再安全着陆。谁知诸葛默早就防着她这招,将她‮腿双‬紧紧的扣在自己两边,熟练的拉开裙子后面的拉链,顺着后面的接往两边一扯,那身价格不菲的裙子,又被他撕成两半,扔到一边。

 此刻,诸葛弱全身仅着一条内,‮腿双‬被诸葛默大大的分开,私密之处,紧紧的顶在他的望之前。

 诸葛默一手揽住她的,另一只手伸进内里在口处摸了一把,那里早就泥泞不堪,便狞笑道:“刚刚叫得这么响,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女处‬。哼,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样了!”

 诸葛弱也不恼,她主动用腿勾住诸葛默的,将重点尽量往他身上靠去,以减少手臂上的力量。诸葛默为了方便向前走了一步,使她的部以半坐在秋千上,两人默契的调整好姿势后,诸葛默去她的内,拉开自己的拉链,将早就硬得不成样的家夥拿出来,对准口,身一,整都没了进去。

 两人同时发出舒服的气声,却没想到,这里的一举一动都被躲在旁边的林漫漫看得一清二楚。

 029 不平静的古堡3(H)

 林漫漫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他们明明是兄妹,虽然是同父异母,但还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妹啊。但是,看他们熟练的动作,默契得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懂对方的需求,甚至他们的言语之间,都明确的告诉了林漫漫,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幽会。

 他们是老相好,老友,早就如此这般情投意合了无数次。

 林漫漫‮腿双‬开始发软,不停的哆嗦着。她的指甲死死的扣在树皮里,靠在树杆上,防止自己摔下去。

 这边林漫漫又惊又吓,那边却是干柴烈火,一发不收拾。

 诸葛默开始还象绅士般,九浅一深的碾磨着诸葛弱的花。到了后来,他也变得没有耐心,动作开始变得猛烈而暴,秋千也随之跟着不停在晃动,吱呀声越来越大,但仍然盖不住诸葛弱满意的呻声和息声。

 “怎么样,满意吗?”

 诸葛默一手托住她的浑圆感的部,不停的用力掐着,一手圈住她的,每次要进去之前都将诸葛弱的身体往自己这边掼去,林漫漫只看见两具身体面对面不停的碰撞再碰撞,私处那里噗噗作响的水声,把空气都染成了暧昧

 林漫漫捂住眼睛,耳朵里传来的声音,捂住耳朵,那两具纠的身体象鬼魂般在她眼前闪现。林漫漫进退两难,她想跑,却挪不动脚步,全身仿佛被干了空气,瘪瘪的,没有一丝力气。

 “怎么办?我是怎么了?”不知为何,林漫漫开始觉得燥热,腹部有股热气延着血脉横冲直撞,下腹有热随之冲出,浸了内

 就在这时,诸葛默停了下来,他抓起诸葛弱的手,放在两人紧紧贴合之处,笑道:“女人,快点自己摸摸,你就知道自己有多!”

 林漫漫以为诸葛弱会生气,平时高傲得连鼻孔都朝天,怎么可能容忍这个男人如此污辱她。可是,诸葛弱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主动摸了下去,捏着自己的花蒂用力的按起来,受到刺的花蒂开始充血,变得更加感,又酥又麻,还有种奇异的瘙,引得小腹不断的搐收缩,紧紧的箍着他的,不停的往里

 诸葛默倒一口气,他差点把持不住,了出来。

 林漫漫看得面红耳赤,她试着想挪动脚步离开这里,不看这些伦之事。好不容易稍微恢复了一点力气,想悄悄离开,却听到诸葛默酸味十足的话:“诸葛弱,是那个傻小子的大,还是我的大?”

 “当然…当然是你的大…你的又大又长…啊…”诸葛弱的双手早就松开树藤,一只手忙碌的捻着花蒂,另一只手则夹住自己的头,捧着想送到诸葛默的嘴里,求他

 “哼,你这个女人,一天都离不开男人,看我怎么你!”诸葛默低头咬了她头一口,见她痛得身体往后缩,便锢住她,开始有节奏的摆动,起来。

 林漫漫对诸葛两兄妹嘴里的傻小子没兴趣,她借着月光,想挑踏实点的路安静离开,正蹑手蹑脚的走了两步,又听到诸葛默得意万分的声音:“哈哈哈,那个野种,天天惦念着你,还傻乎乎的给你编秋千!哈哈哈,他如果知道我现在正着他最喜欢的女人──哈哈哈,诸葛弱,你准备怎么向闻皓解释被我过的小?闻皓进去的时候,难道没感觉到你这里又被我松了?”

 林漫漫的身体僵在那里──原来他们嘴里的傻小子正是闻皓,她名义上的丈夫。

 林漫漫糊涂了,闻皓是诸葛弱同父异母的哥哥,他怎么可能会爱上诸葛弱?他又怎么可能跟诸葛弱有肌肤之亲?如果是这样,他又为何要娶她?难道诸葛弱上午所说的,他娶她的目的,是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林漫漫改变主意,转身折回到树边。

 诸葛弱面对诸葛默的质问,没有回应,只是双手抱住他的头,拼命的往房中间去,身体也配合着诸葛默的频率,一进一出,更加深处,更加人。

 诸葛默突然使力往里一顶,停住不动。

 诸葛弱试着动了动身体,见他没有反应,抬起头,不解的看着他。

 “他没有碰你?”诸葛默慢悠悠的问。诸葛弱狐媚一笑,自顾自的律动起来,悠然自得。

 她诸葛弱并非第一次与男人爱,想主导她并非易事。偶尔的温顺只不过是为了换换角色,并不代表她会柔弱。

 “哈哈哈!”诸葛默似乎明白了,他幸灾乐祸的笑道:“原来还有你诸葛弱勾引不到的男人啊!哈哈哈,那野种别的本事没有,玩你的本事倒是不小!可惜了,他没你,不知道你那里,有多水啊!”林漫漫第一次发觉原来诸葛默说得这么恶心的话,竟然也有听得顺耳的时候。当她听到说诸葛弱没有勾引上闻皓时,紧绷的那弦忽然就松了下来,连眼前羞伦在她眼里看来,都变得有趣了些。

 无非就是一个求不满的女人随便找了个男人来消遣,正巧这两人有着血缘关系,更巧的是自己的丈夫暗恋着这个的男人,但又不肯跟这女人上。林漫漫知道闻皓不肯上诸葛弱并非因为她,但感觉还是很不错。

 诸葛弱再也没有给诸葛默说话的机会,她跳下秋千,将诸葛默推倒在地,自己则骑在他身上,上下扭动着身体,破碎的呻声越来越响,连林漫漫听得都快要把持不住。

 诸葛默也没心思再提别人,他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骑在自己身上的诸葛弱。只见她尖房随着动作上踹下跳,一阵阵看得他眼花缭,象是邀请他,再更卖力些,来足她的需求。

 “妇!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人尽可夫!”诸葛默骂得越难听,诸葛弱动作得越快,诸葛默双手捏住她的尖用力往下拉,漂亮的型被他活生生的拉长拉变形。

 前的疼痛刺着诸葛弱,她几乎快要虚,甬道里的又跟着了几分,老道的诸葛弱知道他已是强弩之末,深呼吸一口气,憋着劲用力收缩下身,快速起伏几次后,诸葛默终于受不了,将混浊浓白的洒进去。

 两人趴在草地上又粘腻了会,才恋恋不舍的分开身体。

 诸葛默收拾好已经软塌的家夥,在诸葛弱的上捏了一把,笑道:“我可是衣冠楚楚,可以大摇大摆的走回去。你嘛…”

 诸葛弱看了一眼地上破破烂烂的衣服,无所谓的拍掉身上的脏东西,将头发挽好后,说:“你去房里给我拿套衣服来。这晚上怪冷的,我都起皮疙瘩了。”

 许是温度实在有些低,诸葛弱等不及他,便从地上捡起自己的破衣服,将自己私处的水渍擦了擦,叫住正要离开的诸葛默,吩咐他先行探路从后门回房,见佣人们都回房休息,就这样光着身体上楼休息去了。

 林漫漫一直耐心的等他们都离开,这才缓缓从树林里走出来。

 她神情复杂的望着在夜里幽幽暗暗的古堡,叹道:“真不知这里面还有什么脏腑龌龊之事…”

 030 她是极品1

 林漫漫在古堡大门附近踌躇许久,时间长得连保安都开始怀疑她的动机时,她才决定回自己房间。

 虽然她知道诸葛弱他们并没有发现她偷窥了他们偷情,但她莫名的感到心虚。

 他们明明是兄妹,却情得恍若情侣,毫无忌的享受着对方的身体,占有着,挑逗着,恨不得软化成一滩水,彼此融。

 可是一但情结束,两人又变成了陌生人,没有任何羞感,只是索取完后就各自生活着,与方才的一幕判若两人。

 林漫漫一想到这些,就有些坐立不安,仿佛这桩家族丑闻被她发现后,自己便多了很多顾虑。她甚至无法想像,自己明天再见到他们时,能不能保持镇定,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若无其事的与他们相处。

 林漫漫暗自计算着时间,猜测诸葛弱应该回到房间,洗完澡换好睡衣安静入眠了,百分百肯定不会倒霉的巧遇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后,这才鼓起勇气,抬腿迈向古堡。

 “漫…你怎么在这里?”闻皓驱车进来,远远的就见林漫漫在古堡大门处转圈圈,他把车停好再走来差不多也有十多分锺,她还转圈,神游在外,便拍了拍她的肩,问她。

 林漫漫吓得连退三步,拍着口,大声说道:“大半夜的从后面拍肩膀!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啊!”闻皓见她看到自己象见到鬼似的,本能的警觉起来:“你没事吧?为什么不进去?”

 林漫漫的脑海里又浮现刚才在树林里见到的那一幕,有种说不出的恶心感,不自觉的,竟开始了呕吐反应。

 闻皓自觉今天他身上干干净净没有异味,可林漫漫的表情就好象她看看踩到大便似的,当即心里不,甩手转身往古堡走去。

 林漫漫却紧跟着他,尾随而来。

 不知为何,林漫漫一看到闻皓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安全感,哪怕现在诸葛兄妹同时出现在她面前,她都不会感到难堪。她颠的跟着闻皓走到二楼,刚到楼梯口,闻皓身影停滞,林漫漫没有注意到,!的一下撞到了闻皓的背。

 林漫漫捂着被撞痛的鼻子,正想发脾气,闻皓突然抓住她闪身在拐弯处,似乎想躲避谁。

 忽然听到走廊的不远处传来一个高音调声音,林漫漫贴在闻皓的身后,竖着耳朵听了半天,才想起这声音属于闻皓的二娘,诸葛默的尊重母亲──付丽。

 “哟,这虽然是深更半夜的,但穿成这个样子出来,不是勾引男人就是想吓死人。话说咱们古堡里也没适合你大小姐身份的男人,难不成出来是想吓死我们吗?”

 付丽的声音跟她的长相一样,非常的尖酸刻薄,无论她说什么,都有种挖苦人的意思。

 尽管林漫漫在诸葛家待的时间不长,但凭着她的观察和了解,林漫漫明显感觉到诸葛弱在家里的地位绝不低于诸葛默和闻皓,甚至有时候她比他们更加任,肆意妄为。

 或许是因为她是诸葛阅第一任大老婆的女儿的原因吧,毕竟诸葛阅当初也只是个穷小子,全凭大老婆娘家的势力才得以发家。再怎么样,喝水不忘掘井人,诸葛阅看着死去的大老婆的面子上,也会对诸葛弱更加厚待。

 只是那付丽实在是太过于喜欢权力,争强好胜。她生下诸葛家的长子嫡孙,却没有获得与诸葛弱相提并论的特权,这是她心中一永远都没有拨掉的刺。

 刚才付丽一觉起来,觉得有些渴,便准备自己下楼寻些果汁喝。谁知刚一出门,就碰到诸葛弱,看见她穿得近乎全透明的睡衣,手里端着一杯刚榨好的橙汁,半夜的起气突然爆发,揪着她就开始评头论足。

 诸葛弱刚洗完澡觉得口渴,便到吩咐佣人送杯果汁来。闲着无聊自己出门接了一下果汁,却倒霉的碰到这惹事女人。她刚跟诸葛默战过,身体有些疲倦,本不想跟付丽罗嗦,却被她扯着走不了,索也冷嘲热讽了她两句。

 “我想吓死人也好,想勾引男人也好,反正我不做人家二。现在如今,这排位二的人就是有点二。比地位比不上大的,比恩宠比不过老三,真不知二了这么多年,有什么意思。”

 诸葛弱的声音明显比付丽柔和多了,但字字句句都带使,专门戳付丽的痛处,笑话她这么多年都不能转正,做了二还不如小三得宠,气得付丽差点口吐白沫,昏死在她面前。

 林漫漫在闻皓背后听到这段对话,大呼过瘾。她知道诸葛弱不是善类,却没想到她口条如此厉害。言语这中听来,她似乎还有所偏袒闻子茜,看来她与闻皓的兄妹感情还真不错。

 林漫漫越想越觉得好奇,诸葛弱到底穿了什么把付丽惹了。她悄悄蹲了下来,头从闻皓的膝盖处探了出来──只见诸葛弱手着鲜黄的橙汁,红有一口没一口的抿着,满脸笑容,笑里藏刀。全身上下只穿了件透明的连衣裙,袒,两点凸骄傲的着,仿佛山峰,拨高耸。平坦的小腹,曼妙的肢,就连私处那浓密的黑森林,在透明的衣裙下,一览无遗。

 “我的天,她…她不穿内衣的!”这时,林漫漫才意识到,诸葛弱是真空上阵,不但没有遮住上身那汹涌,下身连条丁字都没有,圆澜翘的美丽弧线将衣裙撑起,穿堂风从她腿间刮过。

 这真是怪不得付丽,诸葛弱的穿着,实在是太过于前卫。

 闻皓听到林漫漫的感叹,才发现她正探头张望着。他一把将她抓起,往自己身后

 林漫漫不乐意的,她挣扎着想继续偷窥,每次都被闻皓挡住,她气恼的小声抗议着:“凭什么你可以看,我就不能看!”

 闻皓怔了怔,最后他低声回答道:“我只是在等她们进去。”

 这里是两条走廊的汇处,假如他们此刻现身,付丽和诸葛弱肯定能看见。闻皓躲在这里不出现,也是为了避免尴尬,所以林漫漫没有办法反驳他的回答。

 林漫漫只好耐心的等她们两个磨叽。幸亏付丽自知自己不是诸葛弱的对手,哼哼两声后就气急败坏的摔门,将诸葛弱留在走廊里。

 诸葛弱见付丽自讨没趣,仰头一口将手中的果汁喝光,然后很开心的贴在付丽的门边,娇媚的笑道:“二娘,要是有合适的男人记得介绍给我哟!你是用不上了,我可是随时都能用的!”

 说完,便哈哈大笑两声,回自己房间里去了。

 林漫漫简直是对诸葛弱佩服得五体投地,特别是一想到诸葛弱明明刚跟诸葛默过后,转身还能若无其事的跟付丽耍嘴皮,她就佩服得更加无语。

 闻皓一直等诸葛弱回房后,才冷着转身往自己的卧室走去。林漫漫还沈浸在刚刚的那一幕里,连自己进了卧室都不知道。

 平时跟花木丹八卦习惯了,每回碰到有意思的事都要好好评论一下。

 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林漫漫刚进屋,一时忘了站在眼前的是闻皓,没留心眼,便很顺便的激动起来,用力的八卦着:“我的天,这诸葛家的大小姐也太厉害了。刚刚还在树林里跟诸葛默那个禽兽玩野战,转身就跟禽兽妈妈吵架!我靠!她简直就是极品!”  m.GUdUxS.coM
上章 失忆老公不好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