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失忆老公不好嫁 下章
第46章-第50章
046 捅破这层纸

 安尚钧将花木丹抱回她的房间后,将她放到上,转身就要离开。

 花木丹抱膝而坐,浑身瑟瑟发抖。

 她只觉得身体一会儿冷,一会儿热,象中了玄冥神掌似的,冷热替着。她的脑子里全都是林漫漫刚才说要献身的话,犹豫不决着,不知是不是该趁这个机会豁出去,拼死一博。

 安尚钧走到门边,正准备开门出去时,又觉得不觉得不妥,回头见花木丹象只受伤的小鸟,蜷缩在中央。一双明亮清澈的大眼睛变得迷茫又哀伤,莫名的有些担忧,踌躇片刻后,他又转回边,坐了下来。

 “小丹,你如果真得不舒服,就叫医生来看看。如果你不想在这里看医生,我陪你去医院吧。”安尚钧第一次见花木丹如此失神,她只是茫然的转头看了他一眼,又把头转了回去,将下巴搁在膝盖上,若有所思的样子。

 安尚钧见状,一筹莫展。

 林漫漫是个活泼开朗的孩子,她有什么不痛快都不会藏在心里,一定会象放爆竹般劈哩叭啦的说出来,所以安尚钧从来不用去猜她心里想什么,只需要象大哥哥一样耐心的听她抱怨,然后再哄哄就行了。其它女人,安尚钧从未看到眼里去,她们的喜怒哀乐他自然也从不关心。所以,安尚钧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这令他很郁闷。

 “安哥哥,如果我是漫漫,我不开心,你会怎么样?”过了许久,花木丹才哀怨的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安尚钧乍一听到她喊自己“安哥哥”时就愣了,这个称谓只有林漫漫用过,几乎都成了她的专用。花木丹从来只叫他“安大哥”突然如此亲昵,安尚钧竟呆了。

 花木丹见安尚钧怔怔的坐在那,对自己的问话没有反应,不越发觉得凄苦可怜,一倒头栽进里,用被子盖住自己的头,在里面嗡嗡喊道:“我想休息,你快走!”

 安尚钧见她生气,便侧躺在她身边,保持与她一人的位置,撑着头,温和的笑道:“你和漫漫相处久了,连生气的样子都一样。”

 被窝里没有动静,花木丹全身僵硬的躲在里面,耳朵竖得尖尖的,不放过安尚钧的一个字。

 “以前漫漫生气的时候,就往上一躺,象你这样蒙在被子里生闷气,还大叫着要我走。可是假如我真走了,她又会气得跟我秋后算账,说我不是好哥哥,一点都不照顾妹妹的情绪。所以,每回漫漫这样生气,我就这样陪着她,听她说话,慢慢的,就好了。”安尚钧慢条斯理的说到这里时,停顿了一下,见花木丹仍没有动静,只好接着说下去:“小丹,我看得出来你是在生我的气,可是你要告诉我你为什么生气,我才能解释。法官给囚犯判死刑也要开庭宣判,你总不能永远这样不给我机会解释,对不对?”

 被窝里终于有动静了。花木丹从被子里探出头来,扭头望着近在咫尺的安尚钧,扭怩了一下,最后一咬牙,翻身与安尚钧面对面的躺在一起了。

 安尚钧见自己刻意留出来的一人间隔突然消失,花木丹几乎与他紧贴在一起,刚挂在脸上的微笑僵在那里,嘴角下意识的动着,想退后,与花木丹保持一定的距离。

 可是,花木丹却抓住了他,急切的质问道:“难道漫漫从来没有这样与你说过话?”

 “那是漫漫…你…不是她…”安尚钧继续后退,花木丹就跟着贴过来,眼看自己已经退到边再退就会摔下去,安尚钧坐了起来,花木丹几乎是贴着他的上半身也坐了起来,眼神里透出疯狂,有种孤注一掷的冲动。

 “我不是漫漫,那你为什么那天要占有我?抢走我的贞洁?为什么要边喊我漫漫边要我?为什么!为什么!”

 安尚钧震惊了,他还没有完全消化完花木丹的话,突然重点不稳,从上摔了下来。扯着安尚钧衣服的花木丹没料到,也跟着摔了下去。安尚钧本能的伸手接住她,花木丹平安无事的着陆在安尚钧的怀里,安尚钧则痛得闷哼一声,半晌缓不过经来。

 花木丹慌乱的想从他身上爬起来,可是又舍不得他的怀抱。刚才她冲动的质问他,现在她后悔了,后悔自己不该主动提这件事,万一安尚钧不承认,或者他根本不想负责,那她该怎么办。

 花木丹千丝万缕成一团麻,最后她决定以静制动,假装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发生,只是安静的躺在安尚钧的怀里,摆出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如鸵鸟般自欺欺人的闭上眼睛,好象此时她是一个人在房间里,根本没有安尚钧的存在。

 安尚钧的肋骨到现在还隐隐做痛,当时他只是本能的伸手去接花木丹,完全没有想到花木丹再轻也是个活生生的人,她的身体全都在他身上时,撞击力非同小可。

 但这个撞击力与花木丹刚才那番话的冲击力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安尚钧一直怀疑那晚自己做的梦太过真实,以至于他在花木丹的上醒来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自己的身体。但是他的身体很干净,干净得象被人清洁过似的。他碍于脸面不敢过于直白的问花木丹,反而是她,落落大方的告诉他,那晚他喝醉来这里找林漫漫,没找着人就胡闹一通吐得到处都是便睡了过去。花木丹足足花了一晚的时间来整理家和他身上的呕吐物,到天亮才稍稍闭了一下眼睛。

 花木丹的说词很好的解释了他怀疑的一切,包括花木丹手腕上的伤痕,红肿的眼睛,还有他过于干净的身体。

 安尚钧不好再问,羞愧的道了歉后就离开了。事后,他也没有刻意再找花木丹,花木丹也没有来找他,这件事他都快要淡忘,但今天花木丹声声血泪的质问,他们粉饰了一个多月的平静,在此刻分崩离析。

 那晚,他确实做了不该做的事!

 他梦里那甜蜜又疯狂的爱恋原来是真的,只是在他的潜意识里他的梦里,女主角应该是林漫漫,但现实却是花木丹。

 他强迫她,夺去了她的贞洁,令她蒙羞受辱,令她活得痛不生,而他却一无所知,还处处拿她跟林漫漫比。他这么做,简直禽兽不如。

 安尚钧想说些什么,可是又什么都说不出来。花木丹一直紧抿着嘴,死死的闭着眼睛,不肯看他,也不说话。但他能感觉到,在他心脏上方她的心跳,快如擂鼓。

 “小丹,那晚是你?”安尚钧嘶哑着嗓子,艰难的问道。

 花木丹将额头抵在他的肩上,许久,才点了点头。

 “对不起…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告诉你,你又能如何?”

 安尚钧哑然,他应该对她负责,但他又不能义无反顾的向她承诺,他会负责。

 花木丹见他沈默,抬起头,傻笑着,说:“别紧张,我不是你负责。其实不就是一层膜,破了就破了。”

 说完,她撑起自己的上半身,假装潇洒的笑道:“不过你真得很,那晚我很满意。”

 安尚钧没想到平时胆小如鼠连声音都细小的花木丹会说出这样大胆骨的话,她脸上的笑容大多是自嘲,可见那晚他伤她多深多重。

 就在两人尴尬得不知道该怎样继续下去时,门外传来敲门声:“花小姐,我们少叫我们送水来了。”

 047 药你没商量1

 门外佣人的敲门声就象救命稻草,将花木丹和安尚钧从尴尬从解救出来。两个快速分开,背对背的各自整理好衣容,再互望一眼,除了脸色红润得有些奇怪外,其它都正常的,花木丹才去开门。

 只见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佣人正用标准的姿势托着盘子,盘子上面有两个高高的玻璃杯,里面装着矿泉水。

 佣人进去后,见安尚钧正坐在椅子里,无聊的翻着杂志,便拿下一杯递给花木丹,然后再走到安尚钧那,将剩下的那杯放到他的手里。

 花木丹经过刚才那场疯狂的类似表白之后,正口干舌燥,全身发烫,见佣人送水来也没多想多问,一仰头就咕噜咕噜的喝了个底朝天,顺便拿起佣人给她的餐巾纸抹了抹嘴,便假装要上厕所躲进了卫生间里。

 反而是安尚钧,因为心事重重,只想快点等佣人走了后再自己也跟着离开,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思考这些事,根本无心喝水,顺手将那杯水放在旁边的茶几上。

 佣人先是接过花木丹的空玻璃杯,重新放回到托盘上,然后走到安尚钧的身边,也不说话,只是低着眼皮看着地。

 安尚钧见佣人象木桩子似的立在自己面前,皱皱眉,不高兴的说:“你可以先离开,这水我晚些喝。”

 “不好意思安先生,少说了,一定要看着你们喝完水才能离开,否则她会以为我们怠慢了客人,对她的话违。”佣人不卑不亢,拿着林漫漫待的话照本宣科。

 如果是平时,安尚钧一定会起疑,但这时他正心烦意,又听到是林漫漫待的,心想或许她是有意要在诸葛家竖立威信,就没有多考虑,拿起杯子抿了两口,递还给佣人。

 佣人仍然不接,反而为难的望着安尚钧,说:“安先生,如果你不全部喝完,少一定会以为我们招待不周,到时候少不了要训斥我们一番。”

 安尚钧只觉得这男仆看着年轻也不少,怎么如此实诚。不就是一杯水,还正儿八经的必须要他喝完才行。转念又想,豪门世家要的就是这种老实懂事的佣人,否则会生出很多事端。

 安尚钧向来随和,见佣人这么说了,便也一饮而尽。

 佣人见安尚钧这么爽快的就喝完了,悄悄的抹了一把汗,接过杯子,然后又从托盘上拿起刚才花木丹用过的餐巾纸,递给安尚钧。

 安尚钧以为是诸葛家招待客人的程序,虽然觉得有些做作和繁琐,但也没有再问,只是客随主便的象征的搽了搽嘴,又递还给佣人。

 佣人接过纸,退出房间后,靠在门边连做了十个深呼吸,才平静下来。他一溜烟的跑到林漫漫的卧室,事无巨细的汇报完后,看到林漫漫满意的点头,这才如释重负,胜利完成任务。

 佣人走后,林漫漫还是很不放心,她扭过头去,问闻皓:“你公司研究的这个药,到底有没有效?”

 “这药是尚钧他研制的,有没有效,就看他的表现喽。”闻皓不是慈善家,好事不做但坏事也做得很少,这次他多少觉得有些缺德,但内心深处也和林漫漫一样,非常的渴望能知道结果。

 做为世界上最三大医药公司的总裁,当然知道研发药的重要。安尚钧不但研制出了最强最猛烈的药,还首创了定向药,使服用药的人只会对指定的人发情,而不会因为药滥情。

 水里下了无无味的药,但最重要的那张餐巾纸。当花木丹用那张纸搽拭嘴时,她的气息和DNA就残留在上面。安尚钧喝完药后再用这张有着花木丹气息的纸搽嘴里,药会使他的大脑记住这个气息,从而在药发作时,只针对花木丹一人。

 安尚钧当初想发明这种药时,是想为婚后多年没有情的夫解决审美疲劳而导致生活不和谐这个问题的,却不知,被损友出卖,自己成了其中一个试药人。

 林漫漫着急得心,她很想知道结果,但又不能下去蹲墙角偷听,急得象猴子般抓耳挠腮的,根本坐不住。

 “想看吗?”

 林漫漫狐疑的看着闻皓,觉得今天他跟平常不一样。这种只有无聊透顶的八婆才关心的事,他竟然也很关心。

 不过,她还是点了点头。林漫漫虽然是小‮女处‬一枚,但偶尔也会偷偷看些限制级的东西,真人版的宫秀她从未看过,特别是安尚钧和花木丹的现场版,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充满惑力的。

 闻皓从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个遥控器,随便按了几个按钮,卧室的落地窗帘自动关闭,刚才来光线十足的卧室立刻变得昏暗。

 紧接着,正对着的墙面上的装饰柜向两边移开,出一个超大的晶显示屏。林漫漫在这房间里住了这么久都没有发现这些机关,她吃惊的望着闻皓,心想,是不是他再按几个钮,这张会象武侠小说那样,突然裂开,然后下面连着地下河,将她直接冲到大海,毁尸灭迹,杀人于无形。

 闻皓熟悉的操作着遥控器,很快,对面墙上的晶显示屏分割成几个画面,林漫漫一看就知道,那是花木丹所住客房里的监控录像。

 “哇,你家里人真得好变态,连人家卧室里都安监控!”林漫漫一面感慨一面担忧:“天啊,我们房间会不会有?”

 “只有那间有。”古堡里出于安保原因,在客厅、走廊、厨房等公众地方都装有多个摄像头,进行监控,但古堡成员所住的卧室以及书房是没有装的。当时出于一些特殊原因考虑,只在几间不常有人来住的客房装了监控。

 闻皓刚搬进古堡的时候也不知情,不过做为古堡的一员,他很快弄清楚了这里面的安保措施,并将监控接进了自己的房间。

 闻皓不打算向林漫漫解释这些,林漫漫也没心情听他说,因为监控画片里,有趣的一幕出现了。

 安尚钧见佣人离开后,也准备起身离开。但是花木丹一直躲在卫生间里,他觉得这样不告而别有些不礼貌,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要离开,在房间里犹豫了几分锺后,他还是上前敲卫生间的门。

 “小丹,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回去。”安尚钧敲着门,开始觉得身体在发烫,他的感官开始无限放大,鼻息间全是花木丹特有的女气味。

 他不由的深呼吸,花木丹的味道若有若无,如猫挠,弄得他心里

 很快,安尚钧眼前开始出现幻觉,花木丹赤着全身,扭着纤细蛇,开始在他面前舞蹈。

 安尚钧强撑着,他用仅剩下的最后一丝理智强迫自己往门那边走。可是,‮腿双‬如灌铅般沈重,下身不受控制的高高耸起,残留的清醒犹如洪水下的堤坝,不堪一击。

 048 药你没商量2(H)

 躲在卫生间里的花木丹此刻也好不到哪去,她热得光了所有衣物,还是止不住躁热,只能不停的将水扑到自己身上,企图通过物理降温的方法还使自己不至于过热。

 可是,外面安尚钧的呼唤犹如火上烧油,他的每一声,都使她的体温上升,刚刚用水凉下来,安尚钧的声音又使她所做的一切全部白费。

 “小丹,你真美!”安尚钧望着眼前虚无的幻影,由衷的赞美着。

 花木丹一听,全身一震,‮腿双‬发软,花间清泉哗啦一下冒了出来。

 他喊她小丹,而不是漫漫,他记得她,他没有迷茫,他知道,他现在想要的是花木丹,而不是林漫漫。

 花木丹撑着盥洗台,防止自己的身体滑下去,水龙头开到最大,盖住了外面安尚钧的声音。花木丹抖着手,颤颤巍巍的在花心里抠挖着,只觉得指尖一阵热,再伸出来时,一银丝在空中画出长长的弧线,很是暧昧。

 她想要他,她恨不得立刻骑到他的身上,享受占有他的快

 花木丹咬着嘴,不让自己呻出声。她靠在卫生间的门口,问:“我是谁?”

 “你是小丹。”

 “说,你想要谁?”

 “我想要你,小丹,我想狠狠的把你在身下,强你!”

 监控摄像的那头,林漫漫听到这句话时,吃惊的捂着嘴。天啊!这哪里是平时温柔优雅善解人意的安尚钧,他简直成了恶魔的化身。

 看来这药,真得太强势了,不但人心智,还把人类最黑暗的那面,发挥放大到极致。

 闻皓只是很平静的看着屏幕上的画面,大概觉得站得有些累,他很自然的挨着林漫漫半躺在上,目不转睛的盯着画面,好象林漫漫是个隐形人,根本不存在。

 闻皓遥控着摄像头,拉进了距离,画面放大。

 只见花木丹挣扎着将卫生间的门打开,她赤着身体,不安的双臂抱,痴痴的望着安尚钧。

 而此时,安尚钧也早已褪去身上的衣物,着他的骄傲,将刚脸的花木丹一把从卫生间里拉出来,把她摁到墙面上,右手抬起她的左腿,对准花心,狠狠的了进去。

 “啊…”花木丹没想到他会这么鲁,虽然身体因为药的原因足够润,但对突出其来的异物,特别是这么大尺寸的异物,本能的排斥。

 甬道开始收缩,挤着,想把安尚钧挤出她的身体里。

 “哦,小丹,别用力,我快被你夹断了。”安尚钧虽然被药主导了心智,但他还是清楚的知道,此刻他要的女人不是林漫漫,而是花木丹,这个被他破处的女孩,现在再次臣服在他的身下,无力的反抗着他霸道的进入。

 花木丹不安的扭动着股,尽管身体因为药的原因,早已润,而且上回已经被破处,不存在其它阻碍,但她仍然觉得害怕,害怕安尚钧会象上次那样暴。

 花木丹扭动的频率越快,动作的幅度越大,安尚钧就越享受。慢慢的,他放松了对花木丹的钳制,只是将她在自己与墙的中间,控制着自己的骄傲能深埋在她体内,令花木丹只能在这个安全范围内动,足以足他现在的需求。

 花木丹觉得头越来越晕,身体也越来越软,她连站着的劲都没有,如果不是安尚钧在身后着她,如果不是他结实的胳膊勾起了她的腿,使她的身体有着力点,她早就瘫了下去。

 安尚钧觉得自己怀里的小人儿已经没有力气扭动反抗了,他才放开她的腿,令她能‮腿双‬着地。

 可是,安尚钧与花木丹的身体高度落差较大,当花木丹能站立在地面时,安尚钧不得不微屈‮腿双‬,确保自己的望不会从她身出退出。

 “小丹,我要想你。”安尚钧对她耳语,声音里有着浓浓的情和占有。他象只发疯的狮子,巡视着自己的领地,欣赏着属于自己的母狮,然后在风和丽的一天,做着男人该做的事情。

 药,真是太美好,它足以将人心最深处的渴望全部释放。

 花木丹早在他喊她第一声小丹时,就决定无条件的奉献。相较于第一晚,这次他能准确的找对人,并喊对名字,这对她来说,已经是很欣慰。更何况,他的动作鲁,但仍然很照顾她的情绪,只要她稍稍皱眉,他就会忍住不再动作,这样的体贴,花木丹知道,不是每个男人都具有的。

 安尚钧试着抗拒自己继续侵犯她的想法,但他的身体,他的大脑似乎根本不受他意志的控制,他只能在快速动后得到几秒锺的清醒,但还未等他想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情就如洪水猛兽,驱使他,更猛烈的一轮攻击。

 渐渐的,两具身体的紧密贴合使他有稍做息的时间,安尚钧觉察到身体的异样,而自己的冲动望和行为模式,他似乎很熟悉。

 终于,他想明白了,他象他实验室里的小白鼠一样,对某个特定的对象有着某种无法抵制的情愫,这种情愫的产生最首要的反应,就是身体的需要。只有顺应身体的需要,一轮又一轮不知疲倦的爱,熬到药效过去,才能恢复正常。

 安尚钧开始明白,这一切都是圈套,从佣人送来那杯水开始,他和花木丹就被下了药。

 而这一切,都是林漫漫指使的。

 安尚钧心情一暗,正在动作的下体猛然停顿,呆呆的立在那里,恍如游魂。

 “安哥哥,安哥哥…”刚尝到甜头的花木丹,受不了安尚钧的冷漠,她试图扭动了一下部,希望能象刚才那样起她的望。却没想到安尚钧并没有配合的再次捅进来,笨手笨脚的反而从她身体里退了出来。

 花木丹转过身,惊诧的望着他,很失望,很受伤。

 那眼神,有着野兽般垂死挣扎的愤恨,更有着一种被羞辱后被践踏自尊的悲伤,千言万语,时间停滞,呼吸停滞,房间里,涌动着暗,如死亡漩涡,将安尚钧卷入到风暴中心。

 049 药你没商量3(H)

 “小丹,我们都被下了药!你现在不是真心的,我不能在这种情况下占有你!”

 安尚钧忍住噬骨望,想在最短时间里说清楚其中曲折,但又涉及到林漫漫,他不能点明,只能含糊其词的解释道:“这样对你不公平…”

 “公平!哈哈哈!”花木丹浑身又又酥,此刻她急需一个男人来抚慰她,进入她的体内,摩擦她,给她男女之间最极致的愉。

 可是,安尚钧却在这个时候跟她大谈八股伦理,人文关怀,世间公平。

 花木丹崩溃了,她直直的走向安尚钧,抓住他的手,往自己的下体按去。

 “安尚钧,我告诉你,不管今天我们是被下了药还是没有被下药,你都必须要我!”花木丹严肃的表情吓住了安尚钧,他甚至忘记了要从她的两腿之间走,的花沾在他的手心里,淡淡的女人香象调皮的小蜜蜂不停的在他鼻翼两侧飞舞。他鬼使神差的探入一指,那里又又滑,黏黏的,却一点都不讨人厌。

 花木丹见他没有再做作下去,抓住他的手腕,用力往里面按。手指,毫无阻力的滑了进去,花木丹发出足的叹息声。

 “安哥哥,我爱你。那晚你要我,我很欢喜,不管你娶不娶我,我都不后悔。哪怕我只能做你上的女人,我都心甘情愿。所以,别再迟疑了,要了我吧!我要你!”

 花木丹的话,犹如一针兴奋剂,给安尚钧带来了无限的能量。

 他抛开所有顾虑,一心只想怎么取悦这个爱自己的女人。

 他出手指,将花木丹打横,抱上了

 花木丹乖巧的躺在那里,不知他想干什么。

 安尚钧分开花木丹的‮腿双‬,花心深处,粉红色的一张一合,张合之间有潺潺清泉出,很快就浸了身下的单。

 安尚钧低下头,亲吻那里。

 “啊!”花木丹没想到他会用嘴安慰私处,她下意识的并拢‮腿双‬,却将安尚钧的脑袋夹在中间,更利于他的深吻。

 “安哥哥,你快出来,那里脏!”花木丹无力的喊叫着,声音微弱得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反而更象一种赞美,对安尚钧的行为肯定的赞美。

 安尚钧得意的笑了,这是他第一次用嘴来亲一个女人的私处。他有点洁癖,可是这次,他一点都不觉得脏。

 他觉得这里很香甜,很美妙,那里软软的,绵绵的,又非常的有弹,令他爱不释口。

 花木丹只觉得一条又热又软的东西伸进了自己的身体里,在里面横冲直撞,着它所能触及的任何一个地方,象饥渴的孩子在炎热的夏日,每一下都很用力,每一下又都很小心,舍不得遗漏一丁点的汁

 “啊…啊…不要了…快出来…哦…”花木丹放肆的呻着,叫喊着,每次尽情的欢呼都带动着身体某个部位的收缩,将在里面扫的舌头紧紧夹住,又放开,让它有机可趁,在里面肆

 麻酥感,感,触电感,舒感,各种感觉从下身沿着尾椎漫延到椎,一股暖在小腹堆集,顺着椎伸向心脏,心跳如鼓,声声敲入脑海,震晕了她的心神,震酥了她的每神经。

 “安哥哥,快给我!快给我!”

 安尚钧得令,终于离开那甜战场,一路向上,最后停留在尖。下身也没有休息,早就肿得快要爆炸的巨,轻车路的找到入口,一举进入,开始有规律的,九浅一深的律动。

 花木丹惊呼,再次进入的巨比刚才还要更壮。花口被撑得大大的,没有一丝隙,润滑用花水全被挤回到体内,子不老实的故意往里捅了捅,花木丹甚至能看到自己的小腹隆起,而始作俑者正是跪趴在她身上的安尚钧。

 安尚钧低头望着花木丹平坦的小腹,因为自己一进一出而起伏不定,男的征服在一瞬间达到了最高峰,霸道的将自己的望顶在花木丹的子口处,不肯退出。

 花木丹急红了眼,她也顾不得女孩子的矜持,抬起小试探的摆动了几下,可是根本没有安尚钧进攻时的快

 她伸手抓住安尚钧的胳膊,发出猫咪舒服时才有的声音,从嗓子里哼出简单的音节,,将自己丰房送到他的嘴边,讨好他。

 安尚钧满意的笑了,这样懂得臣服的女生,当然也懂得如何讨好女人。

 林漫漫被他娇惯宠坏,从来不肯按照他的想法来做事,处处跟他唱反调,故意跟他逗气。他爱她,很乐意时时哄她,但男人也有要休息的时候,而花木丹则是最温馨的港湾。

 安尚钧在花木丹的身上找到了他不曾在林漫漫身上找到的感觉,是一种居高临下的骄傲,一种掌握他人命运的傲慢,更是一种男人为之狂傲的自信。

 他轻轻的了出来,卡在花口,轻笑道:“还想要吗?”

 花木丹羞涩的点点头,闭上双眸,等待他更深入的冲刺。

 两具身体肆无忌惮的合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有着他们爱的气味。

 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一切,还有另外两个人在观赏着。

 林漫漫看到安尚钧低头花木丹下体时,就已经临近崩溃。眼前的两个人,一个是她的哥哥,一个是她的好友,他们如两条蛇般纠着。林漫漫做梦都没有想到,这样两个疯狂的人,会是他们。

 她早就看不下去,将头埋在被子里,要闻皓将监控关闭。

 可是闻皓根本不理会他,他认真的看着屏幕里的每一幕,不过,他关闭了声音,将花木丹和安尚钧快的息声关闭在他们的世界里。

 药下的身体有着无边的望,一次释放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安尚钧很快就与花木丹一起进入到颠峰时刻,但他并没有退出体外,而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了体力,继续下一轮的耕耘。

 闻皓拿着纸和笔,将他们详细的时间记录下来。第一次爱的时间,释放后再恢复的时间,第二次,第三次…他仿佛变身成为一个科学家,只是对数据有着深厚的兴趣,而那赤的身体,只不过是他需要记录时间的工具而已。

 林漫漫不知该怎么面对这些,下药是她坚持的,她真后悔自己当初头脑发热出的这个馊主意,如果让安尚钧知道了,他肯定会恨自己的。

 不知过了多久,林漫漫觉得自己已经睡了长长的一觉,忽然感觉垫一弹,只见闻皓起身,那些监控画片也关闭了。

 林漫漫着眼睛,木木的问:“几点了?”

 闻皓没有回答,他拿着手机,报了一大串数据,末了,说:“这些是公司新研制的药在人体试验出来的第一手资料,确保无误。你们加快实验进度,争取在这个月通过检测审核。”

 “呃…”林漫漫刚睡醒的大脑有些迟钝,但她还是听明白了,刚才闻皓会这么爽快的答应她,帮她给安尚钧下药,原来不是好心想合他们,而是把他们当成了小白鼠,免费给他公司的药做实验。

 “喂,你太过分了,安哥哥是你的夥伴和好友,你怎么可以拿他当小白鼠?!”

 闻皓回过头,见林漫漫已经醒来,睡眼惺松的还有心替安尚钧说话。不过她也是奇葩,可以在这么刺的画面下睡着。如果说他有着一颗冷酷的心,那么林漫漫就是拥有这世上最大条的神经。

 闻皓从来没有为自己的行为做解释的习惯,今天他也不例外。面对林漫漫的斥责,他根本不理会,只是用遥控器将关闭的落地窗帘全部打开,望着已经昏暗的外面,冷冷的说:“待会我会叫人把晚饭送上来。”

 “安哥哥和丹丹怎么了?”林漫漫琢磨着给他们下药的时候还是白天,现在都傍晚了,少说也过了六、七个小时,安尚钧如果因为药的原因做得尽而亡,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向梅姨待。

 闻皓见她现在才想起他们两个,淡淡的笑了一下,转身来到门边,边开门边说:“他们需要休息,今晚应该不会下来就餐。”

 说完,他便离开了房间。

 050 每个人都有秘密1

 林漫漫再看到花木丹时,已经是第二天。

 林漫漫聪明的避开了所有跟昨天有关的话题,甚至连最基本的问候她都弃而不谈,只是打着哈哈,说些天气真好之类的话。

 花木丹心里有鬼,也只字不提安尚钧,但林漫漫一眼就看出她含羞待放的样子,刚刚经过爱情的洗礼,连头发丝都带着笑意。

 闻皓一大早就消失不见了,经过昨天的事后,林漫漫莫名的对他产生了某种恐惧的隔阂。也许是‮女处‬座的男人都太理性,心思缜密,个性冰冷,反正林漫漫还是觉得自己适应不了他。至少,在林漫漫眼里,闻皓的多重性格实在过于古怪。他可以象笨笨一样天真纯良,在诸葛弱面前又是那样的深情隐忍,可是在她面前,这个闻皓忽冷忽热,戴着一个变幻无穷的假面具,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他会以什么样的面具出现在自己眼前。

 总之一句话,惹不起躲得起。闻皓不是安尚钧,他不可能象他那样永远容忍着自己。

 生好动的林漫漫,在房间里只待了一个小时,就雀雀试的要出门。

 “丹丹,反正你也在休假,咱们去逛街吧。”

 花木丹为难的看着林漫漫刚换过药的脚,问:“我是没有问题,可是你现在这个样子,怕是不会让你出门吧。”

 林漫漫心想闻皓肯定是不会管她,但那个看到蜘蛛都会吓得大哭的婆婆闻子茜,只怕没那么好说话。

 从昨天她受伤到现在,仅仅是一句“伤口别沾水”这话,闻子茜就至少重复了上百遍。清早还特地再三待,不能下,最好是一三餐连着大小便都能在上解决,就是不能动那只受了伤的脚。

 如果当着她的面要出去逛街,不地动山摇才怪。

 “要不,我们悄悄的溜出去?”林漫漫又出馊主意,不过她一看花木丹那张不相信的脸,就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太不可行。

 林漫漫百般无聊的环顾四周,这间房连犄角旮旯她都已经研究过,甚至连铺在地板上的那块地毯上有同头发她也数完了,再把她憋在房间里,她真得要疯了。

 “不出去,在花园里逛逛总行吧。”

 花木丹觉得林漫漫这个要求是可行的,而且她也想借机出去碰碰安尚钧,毕竟经过昨天疯狂爱后,安尚钧就再也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没有任何待的感觉真得令人很纠结,花木丹想假装在古堡里巧遇上他,看看他,顺便猜测一下他的心思。

 诸葛家的古堡因为有些年头,所以没有安装电梯,从二楼下来必须要走那长长的转着弯的楼梯。佣人们准备好轮椅,林漫漫坐好后,他们合力连人带椅的从楼上将她搬了下来。

 说来也巧,花木丹刚推着轮椅到客厅,就看到安尚钧等人从书房里鱼贯而出。

 林漫漫一抬头,就看到诸葛弱与闻皓并肩走人人群的后面,诸葛弱正佯装恼怒的用力捏了闻皓一把,而他则淡淡的笑而不语,两人打情骂俏,一点都不避讳。

 林漫漫只是快速的扫了他们一眼,再扭头看花木丹时,只见她正抿着嘴冲着安尚钧甜甜笑着,嘴角微微上扬,是由衷的幸福。

 林漫漫暗叹道:“这到底是什么世道,狗血的两个三角恋,全都跟自己有关。”

 安尚钧与诸葛阅一同走出书房时,两人正在低语。诸葛弱又拉着闻皓在后面捏来摸去,独剩下诸葛默孤伶伶的在前面走。他见花木丹推着林漫漫要出门,便主动打招呼,算是主动示好。

 “弟妹,你准备去哪里啊?”

 林漫漫刚吃进去的早餐在诸葛默喊她弟妹时差点就吐了出来,她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点着头,含糊说道:“到外面走走。”

 诸葛默的声音惊动了另外四个人,闻皓见到她只是愣了一下,然后又恢复原样,继续跟诸葛弱说着什么。诸葛阅依然是家长风范,摆着架子关心了几句后,便回他的房间里去了。诸葛默见没他的事,打着电话约人出去打高尔夫,安尚钧则来到花木丹的身边,一如往常的如大哥哥般,温和的说道:“小丹,你也累了,先回房休息吧。我正好有话要和漫漫说,我推她出去转转。”

 花木丹有些失望,她以为经过昨天后,安尚钧会对她有些不同。至少会在林漫漫的面前,表现得更亲昵些。但他得体的言语,绅士的风度,表现得可圈可点,但花木丹知道,她和他之间那道无形的鸿沟,仍然存在。

 花木丹抿着嘴,略带哀愁的嗯了一声,转身往二楼走去。

 安尚钧也不等林漫漫拒绝,就推着她往外面走去。

 古堡的前院是一个大大的泉,再往前就是一条笔直悠长的林萌小道。小道两边,是园林和玫瑰园,平时搞户外宴会或者烧烤活动时,这里就是最合适的地方。

 安尚钧推着林漫漫在小道上来回走动着,他并不急于询问林漫漫,只是关心的了解了一下她的伤势后,便保持沈默,在鸟语花香的小道里,慢慢的走着。

 安尚钧越沈默,林漫漫心里就越着急。特别是看到安尚钧将自己推离小道,转而往园林深处走去时,林漫漫知道,他一定有话要问自己。

 果然,安尚钧确定四下无人后,才放低声音,缓慢的问道:“昨天的水,是你下的药?”

 “嗯。”林漫漫见他直切主题,反而不忐忑,扬起头,一副好汉做事好汉当的样子,很爽快回答了。

 安尚钧固定好轮椅,来到林漫漫面前,半蹲下来,使自己的眼睛与她保持在一个水平面上,然后握着她的小手,又问:“为什么这么做?”

 “我希望你们能好。丹丹是个姑娘,她很适合你。”林漫漫说的是真心话,她说完后见安尚钧迟迟不出声,咬咬牙,又说:“我知道你的心思,但是安哥哥,假如我能嫁给你,就不会选择嫁给闻皓了。”

 安尚钧的身体一震,双手一紧,几乎将林漫漫的手指捏碎。

 其实这些他都懂,但由林漫漫的嘴里说出来,那感觉还是很难接受。

 “你不嫁我,不意味着我必须要娶别的女人。”

 林漫漫撇开头,不想让安尚钧看到她已模糊的泪眼。

 这世上,还有如此痴情的男人爱着自己,她真得很足。但是,世事总是难料,不可能事事顺心,她和安尚钧,永远的不可能,他却这样坚持。

 “安哥哥,你总归是要娶生子的。如果你因为我耽误了终身,到时候梅姨一定不会放过我的。”林漫漫尽量使自己说得很轻松,象开玩笑一样,但安尚钧知道她说的是事实。

 他紧拉着林漫漫的手,将她的身体往自己怀里拽。

 “漫漫,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前我们都好好的,为什么突然你就改变了主意,要疏远我?你告诉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m.GudUxS.COm
上章 失忆老公不好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