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失忆老公不好嫁 下章
第71章-第75章
071 新的开始

 三天三夜足不出户的爱,几乎令林漫漫虚。闻皓仿佛野兽,不知疲倦的要了又要,每一次到达颠峰后,他都不肯乖乖退出,耐心的等待林漫漫从昏厥中清醒,重新再开始无限美好的爱生活。

 上,地板上,桌上,椅子里,浴室,窗台…房间里的每个角落,都有他们纠的身体,或叠,或骑跨,林漫漫想得到想不到的姿势,都被闻皓用尽,还乐此不疲。

 佣人只能将一三餐都送到门外,等他们饿了再自行开门取食,吃完后再放回到门外,由佣人们取走。诸葛阅难得容忍,对他们俩三天不面的行为保持沈默,只是闻子茜总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惊喜,一想到明年就能抱上孙子,便会忍不住的当众唠叨两句。

 诸葛弱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初,她还非常自信,以为闻皓看到自己跟诸葛默的爱视频后,一定会暴跳如雷的跑来找她,把她扔到上或者是沙发上,狠狠的占有她。再不济,也会跑去找诸葛默,把他成半残废,然后她再及时出现,阻止他的暴行后,再跟他互诉衷情,两人关系从此更上一层楼。

 谁知视频发去后,如泥入海,杳无音讯。诸葛弱只不过矜持了十几分锺,心里就开始打鼓,七上八下的。纠结一会后才下定决心打电话给闻皓,想探探他的口气,却没想到,闻皓关机了。

 那天诸葛弱特地提前下班,甚至拒绝了花木丹热情的邀请,没有陪她去试吃喜宴上的菜式,便急忙赶回诸葛家。可是,一直等到晚饭时间,佣人们才来传话,说少爷和少累了,这几天都想待在卧室里休息,只在房里进餐。

 整个诸葛家的人,哪怕只是园丁都知道了,诸葛家的二少爷与二少如胶似膝的忙着造人,要为诸葛家传宗接代。诸葛阅和闻子茜终究是老人,早就想含饴弄孙,难得这两个年轻人如此努力,自然是喜不自,表示支持。付丽对此倒是闲话多多,她对诸葛默是恨铁不成钢,但结婚生子也不是一夕之间能成就的,所以只能在不惹恼诸葛阅的前提上,说些怪话讽刺两句。诸葛默大约是里面最镇静的一个,他唯一担心的是,诸葛弱心里不会影响到他的利益,所以心里多少有些幸灾乐祸的情绪,也不敢表现出来,只是见风使舵,小心伺候着她,偶尔哄她开开心,解解闷。

 诸葛弱只觉得闻皓狠狠的了她两大耳光,那种羞辱感和挫败,不亚于她被他当众光的感觉。她以为,凭着这些年闻皓对她的宠爱和宽容,她赌得起这把,最终,却输得一败涂地。

 如今,唯独能安慰她的是,闻皓慷慨的将微安送给了她。三百个亿,多少人投胎几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闻皓为了她,就这样拱手相让。还有微安,他多年来的心血都在里面,现在,他全部交给了诸葛弱。他这个举动,除了诸葛弱感到顺理成章外,其它人,都为之震惊。

 这三天,诸葛弱正常上班,只是不再准点回家吃饭。诸葛默鞍前马后的跟着,陪她应酬吃饭,陪她帮花木丹筹办婚礼,不知不觉的,竟忙了一个多月,才渐渐的将微安内部理顺,安尚钧和花木丹的婚礼也安排妥当,下周便是他们的大婚之

 林漫漫重新走出卧室时,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她总觉得诸葛家每个人看她的表情都变了,每个人的眼神都时常停留在她的肚子上,好象闻皓这些天辛勤劳动后的结果,很快就能生发芽,特别是闻子茜,恨不得她明天就能生对双胞胎,以足她旺盛的做望。

 林漫漫留在房间里的时间越来越长,闻皓只要在家,就一定要与她厮混着。林漫漫偶尔拒绝了几次,但最终的结果是更猛烈的惩罚,无奈,她只能妥协,抗议着,接受他无边的爱。

 林漫漫也试图看看诸葛弱的反应,出乎她意料的是,诸葛弱表现得非常淡定,以至于林漫漫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过于小人,对诸葛弱成见过深。

 这天,林漫漫收到花木丹的大红喜帖,她一蹦一跳的跑回房间,开始在保险柜里翻来翻去。

 闻皓刚从外面忙完,一进来便反手将门关上,见林漫漫正蹲在保险柜前,从后面抱了过来,亲了两下,问:“宝贝,你在找什么?”

 林漫漫指着一柜子的钻石珠宝,发愁的说:“过两天是丹丹的大喜日子,我在想,送什么礼物好?”

 闻皓侧头看去,只见里面装的全是她上次逃跑时买的东西。当时她只顾着要把那五百万花光,根本没有在意这些钻石珠宝黄金的款式,只管选了最贵的买。可是,现在要从中选出一个来做贺礼,怎么看着都不合适。

 “钻石戒指项链这些的,应该由安哥哥送给丹丹…这一块块金砖好象又不合适…这个白金手镯现在看上去太了,好土,真不知道当时我怎么会买…”林漫漫指着自己的藏品一件件评点过去,果真没挑到合适的,垂头丧气的说:“怎么办,丹丹马上结婚了,我竟然买了准备贺礼!都怪你,天天把我关在房间里…那个…害得我都没出门…”

 林漫漫红着脸,扭头责骂着闻皓,小拳头轻轻的敲打着他,勾得闻皓又开始心旌漾,把她抱了起来,上,笑道:“再打,可是要赔偿的。”

 林漫漫见他的不老实的挑开扣子,伸了进来,开始捏着她,全身感的红了起来,象被煮的虾米,微微的蜷着,无力的开始呻起来。

 闻皓只觉得喉头一紧,三下五除二,把两人都剥光了,提而上,弄了几百下才满意的在她身体里,这才安心跟她谈正事。

 “贺礼我已经准备好了,今天我已经送去给尚钧,你不用担心。”

 林漫漫早被他弄得有气无力,只是懒懒的哼哼两声,又要开始昏昏睡。

 闻皓沈一声,最后,还是实话实说:“尚钧说他很久没有见你,想在结婚前跟你喝杯咖啡…”

 林漫漫身体一颤,半天没有说话。许久,她才翻过身来,将头埋在闻皓怀里,闷闷的说:“我不想见他,等他结完婚再说吧。”

 072 坏哥哥,好妹妹

 闻皓抚摸着林漫漫的墨发,她的发丝特别细特别软,很容易手。闻皓勾起发丝放在鼻下闻了闻,除了林漫漫身上特有的清香味外,还有他刚才挥洒的男人味,这是他在她身下种下的味道,向所有人宣示着,他的主权,他的决定,他的所有。

 “去吧。”闻皓满意的放下发丝,捧着她的脸,说:“他对你的心思我知道,如果你不去见,只怕他也不会安心结婚的。”

 林漫漫忽然有些生气,她觉得闻皓根本不在乎自己,硬生生的把自己往安尚钧那里推。她气呼呼的坐了起来,低着头,不乐意的说:“哦?你不怕我跟安哥哥私奔?”

 “不怕,你跑不掉的。”闻皓气的笑了笑,伸手探到她身上,轻轻的在花上刮了两下,林漫漫没防着,口里不自觉的逸出一声娇

 闻皓出一个狡猾的笑容,将整手指没入到她体内,轻弯手指,在里面不停的刮弄着。

 林漫漫只觉得下面哗的一下了好多水,肢莫名的酸麻起来,整个人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又想叫闻皓拿出手来,又有些舍不得。

 闻皓将林漫漫抱了起来,分开她‮腿双‬,令她与自己面对面,然后竖起利器,对准那颤抖着的口,强迫她,用力的坐了下去。

 “啊!”虽然不是第一次爱,但林漫漫仍然适应不了闻皓的大,对他的突然袭击更加的恐慌,挣扎着想逃开,却被他掐住了,被他举起又放下,那巨大的利器自由的在她身体里进进去去,每一次都冲到最深处,顶到花径底端,将林漫漫的小腹都顶出一鼓一鼓的。

 闻皓有意将她的身体靠近自己,每次起伏时,林漫漫的都摩擦着他结实的膛,不一会儿,林漫漫的头就变得又翘又硬,每次与他身体相摩擦时,都酥麻到极致,娇声破碎又销魂,勾得闻皓恨不得一口将她吃下。

 反复又弄了几十下,林漫漫早就软成水,勾着他的颈连连求饶,要他轻些,求他快些身,自己才能清洗干净,好好睡上一觉。

 闻皓偏偏不遂她心愿,不但每次故意弄得她哇哇叫,还伸手到两人结合处,不时的挑拔着林漫漫充血的感花蒂。林漫漫快被她弄疯了,紧紧的抱住他,说什么也不肯再动,着气,说:“好哥哥,别再这样弄我了。”

 “好啊,那你说,要我怎样弄?”

 “好哥哥,求你…求你…”林漫漫羞涩,不好意思开口求他身,只能摇着头,说:“让我去洗洗休息好么?我好累了。”

 “好!”闻皓答应得爽快,将林漫漫一把抱起,命她‮腿双‬夹住他的,而他两手拖起林漫漫的翘,往自己的下身一按,利器又再次没入到甬道里,将林漫漫那里得满满当当。

 林漫漫原以为他会放了自己,却没想到他不但不放,还抱得更紧。私处贴合得天衣无,闻皓下走路无论哪一个动作,都有意摩擦着她,将捅得更加深入。

 “嗯…啊…不要动…唔…坏哥哥…啊,轻点…”林漫漫哭无泪,这些天她早了解了闻皓的能力,一两次根本不能足他,每天都有被他玩五六次,他越干越精神,可怜她,连抬腿的力气都没有。

 闻皓见林漫漫被他弄得开始有些语无伦次,便凑着她耳边,笑道:“我喜欢你叫我哥哥,来,再叫两声!”

 林漫漫忽然想起诸葛弱,她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两个青梅竹马的,小时候一定是哥哥妹妹的叫。现在闻皓说喜欢她叫他哥哥,难道是因为诸葛弱叫惯了,他才听惯了?

 林漫漫咬着牙,板起脸,恨恨的望着他,不满的嘟囔着:“我才不是你妹妹!”

 闻皓见她脸色大变,隐约猜出些端倪。他将她放在洗漱台上,这个高度正合适他,可以方便的

 闻皓没有大动作,他只是慢慢的出,在蘑菇头即将离开小时又缓缓的入,温柔,缓和,轻柔,体贴。

 “宝贝,看着我。”闻皓见林漫漫把头撇向一边,轻声喝令道:“看着我的眼睛。”

 林漫漫脸对着他,却垂下双眸,下身被你碾磨得水淋淋的,脸上却不能有任何足的反应,憋得她好难受,哪有心思去认真的看着闻皓的眼。

 “你不是她,从我决定要你的那天开始,就区分得很清楚。”闻皓也不再强迫她,只是强忍着望,缓慢的进出,,对准她某一点,不停的碾磨,撞击。林漫漫的双手紧抓着他的胳膊,指甲用力的掐着,几乎掐进闻皓的里去。

 闻皓并不介意,他低头咬住林漫漫的雪峰,用力一

 “啊!”林漫漫再也受不了了,她的头向后仰去,将得更高,送入到闻皓的嘴里。

 闻皓上下其手,不再客气,速度加快。力道加深,几乎要刺穿林漫漫的身体。

 “叫我!”

 “闻…皓…啊!…”

 “叫我哥哥!”

 “哥哥!啊!哥哥快出来…漫漫受不了了…呜呜呜…臭哥哥,坏哥哥,哥哥…嗯…呃…啊…哥哥轻些…”林漫漫摇着头,眼角因为太过情而泛着眼花,胡言言的喊着闻皓哥哥。

 突然,闻皓将她抱离洗漱台,迅速来到浴缸里。

 热水四溅,雾气腾腾,不一会儿,浴室里如梦境般,笼罩在一层层漫的水气里。

 浴缸很大,完全可以容纳下两个人。可是,闻皓半躺在浴缸一头,将林漫漫放在自己身上,背对着他,再慢慢的躺在他怀里。

 林漫漫感觉到自己在躺下的过程中,闻皓的利器开始缓慢的滑出体内,就在她以为自己可以得以解放休息时,闻皓突然一手抓住她的雪峰,一手揽,下身猛的向上一,带着阵阵水花,将热水和他的铁,再次了进去。

 林漫漫紧张得不敢动,她两手死死的抓住浴缸边缘,僵直的躺在闻皓的怀里。

 073 从此,心里只有你

 闻皓突然低头,一口咬在林漫漫的肩上。

 林漫漫吃痛,用力的挣扎起来。闻皓死死的锢着她,两个较量着,在浴缸狭小的空间里你咬我躲,浴缸的水几乎全被他们挤了出去,待两个气吁吁的休息时,浴缸里,只剩下小半缸水,林漫漫与闻皓的私处,赫然暴在空气中。

 “你你你!”林漫漫气得一时不知该如何骂闻皓,只得无奈的说:“只听过女人咬男人,你怎么…唉…”

 林漫漫叹气时,某处无意识的跟着紧缩,将死死嵌在里面的得快要失身,差点就了出来。

 闻皓暗自调整了一下呼吸,一直等到自己能自制时,才将林漫漫翻过身,迫使她面对面的躺在他怀里,再次入时,闻皓听到她细微的叹息声,知道她舍不得他离开她的身体,这才心满意足的轻搂着,慢条斯理的说:“我又成立了另一家公司。”

 林漫漫没有吭声,她不知闻皓说这话的意思。

 “我把微安给了她,也就代表着我和她之间的缘份到此为止。漫漫,从今以后…”闻皓说到这里,声音开始干哑。其实,他从未说过情话,至少在他现有的记忆里,他从未为讨好哪个女人去说那些他讨厌的恶心的情话,即使是诸葛弱,也未曾听过。上次他对林漫漫说的那些话,都是在他大脑被虫占据时才说出来的,现在,他保持着清醒的头脑时,他很难把最后那句“我心里只有你”说出来。

 林漫漫伸手捂住他的嘴,摇了摇头,笑道:“我知道,你可以不用这么为难,非要说出来。”

 闻皓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又说:“尚钧婚后,会马上请辞,只在微安拿分红,然后继续和我打天下。这是我们早就计划好的。”

 “哦。”

 “尚钧是我朋友,也是我兄弟──你是我子,我不希望我们之间有任何不好的纠葛,你明白吗?”闻皓终于说到正题:“我们在计划这些的时候,并没有想到你会出现…漫漫,你能明白我的意思?”

 林漫漫点点头,其实,她懂了闻皓的意思。

 闻皓与诸葛弱之间,拉拉扯扯这么多年,或许,他们之间早就想有个了断。闻皓重情重义,明知不能与她成为夫,但仍保留爱恋,愿意守候她,直到老去。但诸葛弱似乎不但想得到他的身体,更想得到他身后的财产。她要,他给,但给后,便恩断义绝,一刀两断。

 这一切,闻皓都在林漫漫出现之前计划好,只是,他没有料到,林漫漫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了。

 他没有放弃原来的计划,也没有放弃这个在他遗忘记忆里才出现的女孩。他贪心,想两者兼得,所以,他努力让计划实现完毕,然后,试着重新爱上这个女孩。

 也许,中间有很多因素的干扰,以至于使这一切走偏了,甚至可能背道而驰。但这些都不重要,他努力使所有事情都回到正轨,他在努力,也希望林漫漫能努力。

 林漫漫想着想着,失神了。闻皓见她呆呆的神情,以为她在思念安尚钧,不醋意大发,突然发力,把林漫漫顶得东摇西摆,差点从浴缸边上翻了出去。

 “不许想他!”

 林漫漫见闻皓醋意大发,笑呵呵的说:“你叫我不许想他,偏偏又要我去见他,哼!真自私!”

 林漫漫话音刚落,闻皓对准她的雪颈,用力的起来。没多久,林漫漫白皙如雪的颈间,全是密密麻麻的小草莓。

 闻皓得意的望着自己的杰作,刮了刮林漫漫的鼻梁,说:“明天记得穿低领去,记住没有!”

 林漫漫这才明白他的用意。他故意在她身上弄出痕迹,傻瓜都能看出她和他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更何况安尚钧是个成,又怎会不明白。

 闻皓这哪是叫她去谈天说地聊心事,这简直就是去示威。

 林漫漫摸了摸颈,又看了看自己的胳膊,但凡会在外面的肌肤都被闻皓象盖章似的,种了无数个草莓,暧昧又情,叫她怎么出去见人。

 “不要!我才不出去丢人!”林漫漫脖子一梗,偏要跟他对着干。

 闻皓也不多言,他坐起身,将自己的利器拔了出来,就在离开口时,林漫漫清晰的听到啵的一声,顿时羞得面红耳赤,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林漫漫隐约有种不详的预感。闻皓从不轻易让自己离开她的身体,如果离开,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将会有更猛烈的进攻。

 浴室有一整面墙是落地玻璃,它神奇的是,只要按一个按钮,就会变成不透明的玻璃,但如果再按一次,玻璃便会变得透明,里面可以清晰的欣赏到古堡左侧的园林,而园林里的工人也能很清晰的看到里面的情形。

 平时,这里都是玻璃,毕竟是浴室,如此隐私的地方,自然不能时时通透。

 林漫漫见闻皓把自己按到玻璃上时,这才意识到,这块玻璃的奇妙之处。

 果然,闻皓的手里,赫然拿着摇控器。

 浴室里的雾气早已淡去,凝结在玻璃上,变成水珠,一滴滴的落下。

 林漫漫的背骤然贴了上去,冰凉的玻璃刺皮肤,连胳膊上都起了一层皮疙瘩。

 闻皓炙热如火山的身体又覆了上来,林漫漫被夹在中间,水火之间,又冷又热,竟快要被溶化了。

 “明天,果真不去?”闻皓扬扬手中的遥空器,威胁道:“不如让诸葛家的佣人们,都看看他们二少的背景有多人吧。”

 “你,是坏蛋!”林漫漫身体瑟缩,气得七窃生烟,偏又奈何不了他,只能口里发威:“大坏蛋,不理你了!你就会欺负我!”

 闻皓抓住她的手,覆在他的火热上,包住林漫漫的手用力的弄了一下,这才满意的放开她。见林漫漫气得两颊绯红,亲了一下,又哄又骗的说:“就是见见你安哥哥,让他死心,就这么难吗?”

 林漫漫正想张嘴解释,忽然发觉闻皓竟趁她不注意时悄悄的挤了进来,连片刻休憩都没有,就开始象马达般用力的了起来。

 到嘴边的话全都变成了呻,林漫漫快要把持不住,将身体贴身闻皓,感受着他的摩擦。

 “你那里了,原来你这么需要我。你说,如果这玻璃变透明了,别人看到了,你会不会更?”闻皓恶的声音再次响起,林漫漫身子一凛,竟忘了骂他。闻皓一把捏住她的小,用指腹的茧轻轻的刮弄着,下身更加快的捅了进去,顶得那特殊的一点,得林漫漫差点先身。

 闻皓又将林漫漫反过身来,她丰的双在玻璃上,变得奇形怪状。闻皓从身后进入,弄得林漫漫又酥又麻,不由得连连娇,无意识的热情地抬起雪,轻蹭着他的灼热男。火热的情掌控着她,理智早已消失。她只能顺从本能,渴望更多,以纡解体内难耐的火。

 林漫漫的热情让铁更灼热。闻皓低着,用力咬着她的,大手抬起她的右腿,让两人的下体更贴近窄撞击得更用力,两人的身体开始发烫,男长紧抵着私花。顶撞转磨着。战栗的林漫漫腿间染得一片黏腻,闻皓故意伸手来到两人私处,夹起花蕾,用力一捏,林漫漫浑身战粟,身体瞬间紧绷。体内染起一波波小火花,让她放声娇

 眼前一片蒙,丰沛的爱瞬间。她的身体也立即虚“去不去见?”闻皓也把持不住,顶端开始渗出滑,但他一定要等到林漫漫的答复,只能紧绷着自己的身体,狂的在里面横冲直撞,早没有先前的温和了耐心。

 林漫漫已经虚软得根本无法站住,她又享受又害怕,见闻皓如此疯狂的要占有自己,只能服软,轻声应着:“我本就想见安哥哥的…啊…别我了…好哥哥,明天我就见他…啊啊…啊…”随着闻皓的一声怒吼,灼热的白跟着洒而出,灌入花壶,混合着甜美爱,将花壶喂得满满的…

 074 约见

 装修高档格调优雅的咖啡馆里,林漫漫抱着手中的咖啡杯,缩手缩脚的坐在那里。

 她已经穿上了长衣长,还特别找了件高领的线衣,想遮住闻皓恶意留下的痕迹。但她只要一低头,耳下便有一小块粉粉的嫣红,显在安尚钧的眼前。

 他神情一滞,很快又体贴的笑了笑,拿起桌上的糖包,撕开,然后冲着林漫漫招招手,说:“漫漫,你忘了放糖。”

 林漫漫这才发现,自己手里一直抱着杯什么都没放的黑咖啡。幸亏没喝,否则肯定会苦得她龇牙咧嘴。

 她赶紧把咖啡放回到桌上,伸手时,袖子往上走了点,出手腕。同样的,两只手腕上都留着两排整齐的牙印,一看就知道是闻皓新鲜出炉的印迹。

 林漫漫正想扯下衣袖遮住时,安尚钧突然开口:“闻皓好象是属虎的…他下手太重了些,你要小心。”

 林漫漫的脸腾的一下红透了。安尚钧虽然说得含蓄,但这足以令林漫漫羞愧,她尴尬的嗯了一声,更加不敢抬头。

 安尚钧反而神情轻松自然,他麻利的撕开了另一个糖包,倒进林漫漫的咖啡里,说:“两包糖一杯,好了,快喝吧。”

 林漫漫抬起头,感激的望着他,咖啡氤氲水气缓缓上升,润了她的眼睛。

 “安哥哥…”林漫漫张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又闭上嘴,端起咖啡喝了起来。

 这是她一贯的口味,只有安尚钧才会牢牢记住,她最爱黑咖啡的苦涩,却又偏偏受不了太过苦涩,所以每次都要在里面加上两包糖一杯

 安尚钧突然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有些惋惜的说:“以后再叫我安哥哥似乎不合适了…不过我还是喜欢你这么叫我。”

 林漫漫沈默,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这个自问自答的话。

 “小丹收到你和闻皓的礼物了,她很高兴,叫我转达她的谢意。”安尚钧收回手,开始正儿八经的谈起天来:“后天我们办完酒席,准备到国外去度月,大概一个月吧。对了,我爸爸回来了,他说好久没有见到你,连你结婚他都不知道…漫漫,你是不是该回趟家?”

 林漫漫恍然大悟,安尚钧这次叫她出来,并非是想跟她旧情复炽,而是来替安纪海传话。大约他也觉得林漫漫太过疏远他们,想主动找她又怕她不乐意,这才叫安尚钧来调和调和。

 林漫漫拿着勺子,在杯子里不停的搅拌着,半晌,才幽幽的说:“梅姨不是告诉了安叔叔嘛,我看我暂时还是不回去吧。”

 安尚钧一直不明白,尚若梅与林漫漫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前他一直以为是自己的原因,但如今他已经和花木丹结婚,林漫漫仍然不肯回家,而尚若梅似乎对林漫漫仍耿耿于怀,不象从前那样疼爱她。

 安纪海回家已有段时间,他从未提起过林漫漫。大约是想着这个周末就要在婚礼上见到林漫漫,这才找安尚钧,支支吾吾的含糊不清的说了几句。安尚钧觉得自己与林漫漫之间已经尘埃落定,如果再因此令家人与她的芥蒂终究不好,但主动提出由自己来做和事佬。

 可是,眼前这情形与他想像的完全不对。林漫漫和尚若梅一样,对此事讳若莫深,绝口不提。

 安尚钧隐约感到不安,他试探的问:“婚礼那天,你来吗?”

 林漫漫尴尬的笑笑,摇了摇头,说:“我和丹丹经前曾经约过,要做对方的伴娘,看来我要食言了。”

 花木丹虽然与林漫漫重归于好,但她还是出于各种考虑,没有请林漫漫做伴娘,而是请了诸葛弱。林漫漫早不知道此事,她并不介意。毕竟安尚钧与自己曾经有过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过去,花木丹要做到完全不介怀肯定是不可能的。林漫漫也愿意避讳,不想被诸葛弱拿这事做文章,再起风波。

 只是,她一直在犹豫是否要去参加婚礼,如今安尚钧主动问起,她也不再回避,而是找了个借口:“闻皓很小气,他不愿意我…安哥哥,你明白的。”

 “好吧。”安尚钧对她的回答并不吃惊,他只是有些黯然,默默的喝着面前的咖啡,想着心事。

 林漫漫觉得气氛很糟,知道是自己的原因。她有意想转移话题,调节一下气氛。

 “安哥哥,我听闻皓说,你打算婚后离开微安,跟闻皓一起重新开一家公司,是吗?”

 “嗯,其实也不算重新开公司…”安尚钧一提到公司,就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聊了起来:“我们在经营微安时,发现如果只做医药公司风险过大,所以针对微安特地另外成立了一家公司,专做营销和药店。以前,这家公司只是微安的附带产品,没想到后来越做越好,闻皓在转让微安给诸葛弱前,保留了这家公司的权力…这些诸葛弱他们不是很清楚…这应该是闻皓给自己留的后路吧。”

 详聊之下,林漫漫才知道,闻皓和安尚钧竟然是某个有名的连锁药店的幕后老板。安尚钧的离开,在某种程度上严重的打击了微安公司,也打击了诸葛弱。

 林漫漫想着那天闻皓说的,要与诸葛弱画清界线,现在看来,果真不假。

 “你一走,只怕诸葛弱会暴跳如雷。”林漫漫淡淡的说着。她当然知道,诸葛弱如此巴结花木丹和安尚钧的目的,如果让她知道这一切都是闻皓早有准备的,她肯定会气得想杀了他。

 安尚钧无所谓的哼了一声,有些漠然的说:“用三百亿来弥补,对她来说,足够了。”

 林漫漫愣了愣,在她眼里润如玉的安哥哥,竟也有如此犀利无情的时候。或许是诸葛弱的行为已经触及闻皓的底限,她不起金钱的惑而放弃了真情,做为闻皓,自然也不会再傻得一错再错。安尚钧只是个外人,都看不下去,闻皓会有这样试探的举动,并选择放弃,也是情理之中。

 两人相视而笑,过往的一切从此烟消云散。林漫漫知道,安尚钧无论是否真得还惦念着她,都会重新向前走,继续他该有的生活。而她,生命里有了笨笨的出现后,便命中注定只属于他。

 在咖啡彻底变得冰凉之前,安尚钧结束了与林漫漫的约见。尽管他对林漫漫不前来参加他婚礼的举动感到遗憾和不解,但他还是接受了。他无法说服林漫漫重新回到安家,与尚若梅恢复从前的关系,足安纪海想见她的愿望──不过,除了这些,她过得很好。

 安尚钧觉得这就足够了。

 买单后,安尚钧先行离开,林漫漫靠在松软的沙发里,望着外面忽然转的天气,安静的思索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她只能说,这些都太戏剧化,如梦如幻,但今天,所有都一锤定音,她也该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再续的咖啡凉了,林漫漫站起身,推开咖啡馆的木门,这才发现,外面不知何时,竟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秋雨瑟瑟,一阵风刮过,竟有些刺骨的凉意。

 林漫漫四处张望着,下雨的天气,出租车是最忙碌的。每一辆路过的的士都亮起了红灯,载客飞驰而过。

 林漫漫开始犯愁,不知何时才能打到出租车回去。

 突然,路边溅起水花。林漫漫下意识的往后退,一抬头,却看到车子停在面前,车门打开,闻皓正坐在驾驶座上,笑脸盈盈的说:“上车!”

 075 战争1

 林漫漫不悦,她将车门关上,冒着雨,在路边慢慢走着。

 闻皓驱车跟着,也不说话,两人僵持了一段时间,眼看林漫漫就要小雨浸,闻皓终是舍不得,这才开口:“上车吧。”

 “你跟踪我?”林漫漫这才驻足在人行道上,发着脾气:“你不相信我,干嘛还要我来见他。我现在见了,你又跟踪我!闻皓,你太过分了!”

 闻皓面对气呼呼的林漫漫,不急不恼,反而和风细雨的说:“你能不能先坐到车里来,再骂我。”

 突如其来的小雨令许多行人都躲在店面门口和人行道边的招牌下面,他们都好奇的看着林漫漫站在路边大呼小叫。闻皓冲着林漫漫的身后呶呶嘴,示意她,她现在成了街上的一道风景。

 林漫漫扭头,见那些躲雨的行人都冲着她大眼瞪小眼,似乎很好奇她淋雨的行为,并对闻皓出色的外表以及他所驾驶的SUV的豪华昂贵行注目礼。

 林漫漫无奈,只好用手挡着头,利索的钻了进去。

 刚坐下,闻皓便从后座拿了一条巾,快速的浮在林漫漫身上的雨点拭干,将她的外套掉后,再用巾裹住,顺便帮她系好安全带,一整套动作简单利落,一如他平时作风,没有任何拖拉。

 “我没有跟踪你。不过我算算这会你也该结束了,看着下雨,就绕过来接你。”闻皓一边开车一边说:“前面是我的新公司,去看吗?”

 林漫漫怔住,歪着头仔细观察闻皓的脸部表情,他放松且随意,一点都不象撒谎的样子。

 闻皓知道林漫漫在看他,他专心的开车,双眼直视前方,但嘴角勾起笑意,算是对她的回应。

 林漫漫觉得自己有些感,但每次只要和安尚钧一谈到家里的事她都很容易烦躁。她对自己先前的鲁有些歉意,虽然很疲倦,但还是打起精神,说:“我还没有去过你公司,瞧瞧去。”

 得到林漫漫的应允后,闻皓很开心的向右打了打方向盘,拐进另一条主干道,在微安公司的楼下停车。

 保安认识闻皓,早早跑了过来,接过闻皓的车钥匙后,再将他的车子停进他专用的停车位。

 林漫漫吃惊的看着,指着微安公司的招牌,问:“你…来错地方了吧?”

 “谁说过,一栋写字楼里,只能有一家公司?”闻皓牵着她的手,疼惜的刮了刮她的鼻梁,神秘兮兮的说道:“这里离微安近,方便尚钧两边跑。”

 林漫漫瞥了他一眼,才不相信他的说辞。

 如果安尚钧辞去了微安的职务,只从中分红得利,不参与微安的管理,根本不需要回微安,甚至连开会都可以不用面。闻皓故意把公司安排在与微安一栋写字楼里,明摆着就与诸葛弱打擂台对着干。他嘴里口口声声说会忘记诸葛弱,但他却事事针对她,林漫漫觉得,这是爱之深恨之切的表现。

 一想到这里,林漫漫不变得黯然。她回手,斜在外套兜里,假装好奇的扭头东看西看,就是不把眼光放在闻皓身上。

 “到这里来…”闻皓想抓住她,让她跟着他去办公室,却看到林漫漫躲闪,不肯与他有身体上的接触,只是默默的跟着他,走进他的办公室。

 闻皓的办公室很大,除了外面的办公区域外,里面还设有一间小卧室,自带卫生间和浴室。闻皓进去后,直接将林漫漫带到卧室里,不管她乐不乐意,便将她光,然后用被子将她紧紧包住,担心她着凉生病。

 林漫漫见自己半的衣服全都被他扔到垃圾桶里,就算是捡回来也穿不成,只好缩着脖子裹着被子,坐在中央,冷若冰霜的,不理会闻皓。

 闻皓一直都没有解释,他端来一杯热水,递给林漫漫:“快喝,去寒气。”

 “我想回家,我好累。”林漫漫闷声说着,可是碍于现在只能用被子裹体,十分郁闷的要求道:“我需要一套衣服。”

 “你现在什么都不需要,你唯一需要的是,不许胡思想。”闻皓见她在闹别扭,坐在她身边,连被子和人一并抱进怀里,说:“你误会我了。”

 长久的沈默,如闻皓手中的开水的热气,慢慢的弥漫在空中。林漫漫对闻皓的解释不置可否,有时候,她甚至在怀疑,她和闻皓之间,是不是一直都需要这种不间断的解释,才能蛊惑她的心智,令她心甘情愿的相信他,是爱自己的。

 “我只是想让老头子知道,我闻皓姓闻,不姓诸葛。”闻皓淡淡的声音,带着凉意。他好看的眉毛,拧在一起,象一把锁,深深的隐藏着内心最猛烈的恨意。

 为了闻子茜,这个善良又天真的母亲,了却她的意愿,听从了她的请求,同意认祖归宗。为了诸葛弱,那个曾经最爱并愿意付之所有的女人,却在利益面前舍弃了他。他们都以为他被孝道和爱情蒙住了双眼,却不知,在所有事情触及到他的底限之后,他开始反弹。

 他恨诸葛阅,这个强了他母亲成为了他父亲的男人,为了得到微安才不得不承认他是他的儿子,才不得不对闻子茜和颜悦,才会开出那样苛刻的条件来要胁他。

 闻皓不恨诸葛弱,只是在她彻底放手之后,也学会了放手。当他将微安拱手相让给她时,闻皓多么的希望,诸葛弱会拒绝,哪怕只是假惺惺的说句不要,或者只是应付的说她爱的是他而不是微安就足够了。可是诸葛弱没有,她快乐的将垂涎已久的微安接管,完全忘记了,她能得到微安,只是因为闻皓当时是爱她的。

 如今,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自己,为了与诸葛阅对抗。诸葛阅想要他的微安,然后利用诸葛弱得到了。现在,他要用行动来证明,他闻皓除了微安,还有更强大更优秀的公司。诸葛阅能利用诸葛弱得到微安,闻皓同样也能利用诸葛弱让诸葛阅知道,他不是好惹的。

 只是,闻皓不愿意也不想把这些告诉林漫漫,她不应该卷入这场战争。

 只是,事以愿违,她最终还是没有摆。或许,在闻皓内心深处,还是期盼着,林漫漫能站在他这边,与他一起并肩做战。

 林漫漫只是以为他对自己的出身耿耿于情,她同情的握着他的手,放在脸庞,轻轻的摩挲着。

 “我是她的替身吗?”

 “不是。”

 “…”林漫漫对闻皓肯定的回答,竟一时不知该有何反应。她应该欣喜,但她眼底的犹豫,告诉闻皓,她不相信。

 “我是笨笨时,你是泰镇那个可爱的小姑娘。我是闻皓时,你是我唯一不变的子。漫漫,你还不懂吗?”

 林漫漫将头搁在闻皓的肩上,眼神迷茫。他忘记自己,他们走了这么多弯路,最终在一起。可是,她为什么没有失而复得的快乐呢?

 闻皓的手,开始不老实的伸进了被子里。他双手包住林漫漫的峰,用温热的掌心,碾磨着。不过都只是蜻蜓点水般的玩了一下,便来到小花,不停的捣弄着。

 林漫漫正在严肃的考虑着自己与闻皓之间关系及走向这个问题,突然被他这只虫挑逗得浑身滚烫,还把手指伸到她面前,给她看上面的粘

 “宝贝,你了。”暧昧的话,在耳边回,林漫漫的大脑哄的一下了,根本无法思考,就被闻皓扯开被子,将她在身下,又是一番抵死绵。  M.gUDuXs.coM
上章 失忆老公不好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