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失忆老公不好嫁 下章
第91章-第95章
091 孕事1

 林漫漫遵守了她对闻子茜的承诺,她对那天的事情只字未提,依旧每去公司上班,准点下班,并将诸葛默炒期货的消息透给闻皓。

 闻皓并未详问她的消息来源,经过确认后,他动用手上所有的资源进行周密计划。诸葛默急功近利,在收到闻皓放出的假消息后,只是简单的求证后,便将手上所有能动用的资金全部投入到期货市场。而一切,诸葛默都是瞒着诸葛阅暗箱操作。最后诸葛默如闻皓所愿,亏得一塌糊涂。尽管诸葛家底丰厚,但经此一博,大伤元气,也成为了业界的一个大笑话。

 诸葛阅大怒,不顾付丽苦苦哀求,剥夺了诸葛默在诸葛家的地位,诸葛弱如愿以偿的重新掌权,呼风唤雨。

 经此这役,闻皓也开始放下仇恨,专心自己的事业,并夜夜辛勤劳作,希望能快点令林漫漫怀上他们的宝宝,早成为一位父亲。

 当一切尘埃落定时,已是年末。很快,就是农历新年,诸葛家天喜地的开始采购年货。闻子茜感激林漫漫,但凡她经手的每一件事,都会与林漫漫商量。林漫漫见一场风波以最小的代价结束,心里也很是欢喜,渐渐的减少了去公司的次数,时常陪着闻子茜一起逛街,置办年货。

 这天,许见未见的花木丹突然打来电话,说想见林漫漫。

 外面大雪纷风,今天的雪,来得正正好好。

 林漫漫坐在车里一路欣赏着雪景,准时到达了她与花木丹约见的酒店。

 这家酒店的下午茶很精致味美,自从闻皓带她来过一次后,林漫漫渐渐爱上了这里。花木丹要她选一个地方见面时,林漫漫毫不犹豫的将这酒店的名字说了出来。

 “漫漫,这酒店,好象离公司很近呢。”花木丹小啜一口热茶后,便再也没有喝,而是放在桌面上,与林漫漫闲聊起来。

 林漫漫将一块曲奇扔进嘴里,点头说道:“是啊,平时我们在公司做事,一忙就错过了午餐,所以偶尔会来这里吃点下午茶,打个点熬到晚上再大吃一顿。”

 “哦…”花木丹眼神闪烁了一下,然后假装不经意的问:“尚钧也会和你们一起来这吃吧…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公司附近还有这么好吃的地方。”

 曲奇饼卡在喉咙里,呛得林漫漫拼命咳嗽,好不容易喝了口热茶顺了气,又叫服务员续了杯,一个劲的灌水。

 林漫漫以为,这么长时间大家都风平静的,她早应该忘记了过去那些陈年烂芝麻事。可是现在看来,花木丹仍然耿耿于怀,没有想开。

 林漫漫真得不想再多做解释。如果花木丹不信她,她就算说再多的理由她都不会相信。但如果花木丹视她为情敌,那又何苦来约自己见面,难道是想再探听些蛛丝马迹,好来证明她无中生有的猜测。

 林漫漫变得警惕,她不敢轻易开口多说一句话。两人相对无言,默默的吃了些小点后,终于,花木丹有所动作。

 “漫漫,我们还是朋友吗?”花木丹话音刚落,眼泪哗啦一下就了出来,一滴滴掉进已经半凉的茶水里,起层层涟漪。

 林漫漫傻眼了。

 她和花木丹同住时,她性格大大咧咧神经大条意志坚定,而花木丹则温柔顺和多愁善感少女情怀。林漫漫知道她无事爱瞎想,想完就吓自己,但却从未见过她哭。

 如今,她没头没尾的就痛哭起来,引得四周的客人都朝这边看,好象是她欺负了花木丹。

 “丹丹,你别哭啊!”林漫漫从桌上拿起餐巾纸替她擦眼泪,不一会儿,餐巾纸全都用完了,花木丹的眼泪还未止住。

 “哎,丹丹,你说话啊。你总要告诉我,你为什么哭啊!”花木丹泪眼婆娑的望着林漫漫,突然神经质的说了句:“你真幸福,你有人心疼。”

 “呃…”林漫漫见花木丹这么说,大概猜出些端倪,问:“安哥哥对你不好吗?”

 花木丹点了点头,又摇摇头,最后,干脆只管低头垂泪,一副受委屈的小媳妇样,别提多可怜。

 林漫漫抿着嘴,仔细回想着安尚钧这段时间说过的有关于花木丹的点点滴滴。

 自从那次晚餐会面后,安纪海便和尚若梅移民到国外定居,只留下安尚钧两夫,由他打拼事业。安尚钧心疼花木丹,没有让她出去上班,怕她寂寞,公司的应酬几乎都不参加,准点下班回家陪她。哪怕加班,都会把她带上,让她安心。

 闻皓曾经笑话过他,是二十四孝老公,也曾经醋意十足的问过林漫漫,是不是后悔没有嫁给这么体贴的老公。

 林漫漫就想不明白了,象安尚钧这样完美的老公,怎么可能会对花木丹不好。但花木丹哭得跟泪人儿似的,又不象撒谎,其中必有缘故。

 “丹丹,你们…吵架了?”林漫漫只能想出这个理由。或许他们昨晚有事拌嘴,所以今天花木丹来找她哭诉。

 花木丹继续低着头,摇了两下。

 “那是为什么?你给我个准话啊!如果真是安哥哥欺负你,我一定帮你教训他!”

 “真的?!”花木丹一听,立刻抬起了头,两眼迸出兴奋的火花:“你说话算数!”

 林漫漫忽然觉得,花木丹的性格越来越象小孩,她这样,智商跟五岁的娃娃有什么区别。不过,为了能让她破涕为笑,林漫漫只能继续哄着她:“算算算!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花木丹直起,从包里拿出一份病历,递给林漫漫。

 林漫漫以为她生了大病,吓得够呛,哆嗦着手慢慢的翻开第一页,病历里掉下一张化验单,上面盖着一个红色章子。

 “检??”林漫漫没看懂,却见花木丹笑得甚是骄傲,赶紧看了一眼病历后,高兴的站了起来,冲到花木丹面前将她抱了个满怀,激动的叫道:“丹丹,你怀孕啦!啊!太好了,我要做姑姑了!”

 092 孕事2

 花木丹擦着脸上残留的泪珠,捂着肚子,小声提醒她:“漫漫,小心我的肚子。”

 林漫漫这才意识到自己过于兴奋,没有注意安全。她马上退后两步,然后好奇的盯着花木丹的肚子。那里,平平的,却孕育着一个神奇的生命,这真得是件值得高兴的喜事。

 “丹丹,他多大了?男孩还是女孩?”林漫漫坐在花木丹的身边,用手轻轻的摸了两下,啧啧的羡慕着,问:“取好名字没有?我不管,取名字这事我一定要参与,我是姑姑呢。”

 许是林漫漫乐观快活的子影响了花木丹,她也不再苦着脸,跟着笑了起来:“才四十多天,哪里看得出来是男是女啊。只要是我和尚钧的,不管男女,都好。”

 林漫漫一听到安尚钧的名字,联想到刚才的事,立刻正义十足的说:“哼,安哥哥太过分了,竟然敢欺负孕妇!丹丹,你快告诉我,我立刻找他麻烦去!”

 “嗯,漫漫,你一定要替我做主,他一点都不关心我。”花木丹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这次,她没那么激动,只是眼眶发红,泪珠儿象断线的珍珠一颗颗的落在手背上,着鼻子,艰难的说道:“他心里根本没有我,连我怀孕了都不知道!漫漫,你说他在外面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

 林漫漫一头黑线。

 这叫什么理论?安尚钧是男人,他当然不可能立刻知道花木丹的肚子里有没有货,花木丹这话听着怎么感觉有点无理取闹。

 “我怀了宝宝后,总喜欢上厕所,他就笑话我,说我是不是病了。呜呜呜,他一定是巴不得我生病,否则,怎么会这么说。还有,我睡得多了些,他就笑我是小猪猪,他污辱我!”

 林漫漫的身体不自觉的开始往边上挪去。眼前的花木丹跟记忆中的她完全不同。她变得蛮横不讲理,变得多疑爱猜忌。她所抱怨的,都是夫之间的小玩笑,至于又哭又闹的来找外人帮忙嘛。

 花木丹见林漫漫不象刚才那样热闹了,立刻转过头来问:“你也嫌弃我?”

 “没没没!”林漫漫连连摆手,不解的望着花木丹,说:“丹丹,其实我觉得这都是小事…你可以自己告诉安哥哥,你怀宝宝的事啊。我想,安哥哥听到了,肯定会很高兴的。”

 花木丹一听,撅起嘴,讨厌的说道:“我就知道你向着他,才不会帮我!”

 “不是这样的啦。”林漫漫觉得跟她沟通开始出现障碍,只能拿起病历假装认真的看着,边看边问:“丹丹,你怎么会想起去医院检查这个?”

 “我就觉得不舒服,然后去医院跟医生说了下症状,医生就叫我去化验了。”花木丹刚说完,忽然指着桌上的茶水,伤心的说:“孕妇是不能喝茶的,呜呜呜,漫漫,你对我好狠!你是不是故意想让我产,没了孩子,你就能第三者足?!”

 “我…”林漫漫在心里大呼冤枉,还不等她申冤,花木丹已经招手叫来服务员,要求换杯热橙汁。

 因为有服务员在场,林漫漫不方便多言,只能低头继续看病历。

 病历里医生的字很潦草,林漫漫看了个半懂,无非就是把化验结果抄了一遍,然后得出结论是怀孕,下面,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大堆林漫漫看不明白的东西,翻过一面,上面竟有五个工整的字,赫然出现在眼前──产前抑郁症。

 服务员正在给花木丹倒橙汁,她的注意服务员身上。林漫漫偷瞟着她,开始明白了,花木丹今天的反常。

 听说,产前抑郁症大多是在生产前孕妇才有,但也有一开始就有的。但象花木丹这样,如此迅猛明显的,还真是难得。

 林漫漫开始担心,十月怀胎,花木丹如果天天如此,只怕她的产前抑郁症没治好,安尚钧已经得了抑郁症。

 看来,安尚钧不但不知道她有孕,也不知道她有病这件事。

 花木丹似乎也不知道自己有病,或者,她根本没有在意医生给出的诊断。她现在的神经因为怀孕开始变得混乱,所以才会出现象刚才那样无理取闹哭得伤心的状况。

 林漫漫见花木丹就着那杯橙汁一饮而尽,估摸着她刚才哭得身体水,现在急需要补水。林漫漫正琢磨着该如何委婉的告诉花木丹她生病这件事时,花木丹已经站起身,拿起包就要回家。

 “等一下,丹丹!”林漫漫跟着追了出去,问:“你要去哪里?”

 花木丹侧过头来,自然的说:“回家啊!”安尚钧目前和花木丹还住在老房子里,家里只请了一个锺点工负责每天的清扫工作。如果花木丹现在回去,家里只有她一人,万一她突然病发,想不开自杀,一尸两命就惨了。

 外面白雪皑皑,地面上还结了冰,万一花木丹回去的时候不小心滑倒,摔得产了,林漫漫一定不会原谅自己。

 林漫漫一想到这里,浑身打了个冷颤。

 “丹丹,你不是总说想看看公司嘛,这里离得近,我陪你去吧。”林漫漫小心的挽着花木丹的胳膊,让自己笑得更加自然些,亲热的,贴近她,暗中使劲,以保证花木丹不会突然摔倒在地。

 花木丹似乎刚哭过一场后心情好了些,她见林漫漫主动邀她,反而体贴的说:“不了,我去公司什么事都做不了,你还要工作呢。再说,公司我去过,没什么好看的。”

 “谁说的,听说最近安哥哥在试验室里配出了个好东西,上回他说要拿你的名字命名呢。”林漫漫胡诌,但她知道花木丹心里还是很计较“漫情”这件事,安尚钧也有过用花木丹名字命名他最新发明的意思,林漫漫提前说出来,无非是想让花木丹宽心,别再抑郁:“这么重要的事情,安哥哥非要我保密。不过,我觉得如果你今天去,肯定会给他一个惊喜。正好,你们也可以商量一下,到底用什么名字,是不是?”

 林漫漫的话,触动了花木丹心底最深处的一弦。她忸忸怩怩的推辞了一下,最后,半推半就的跟着林漫漫来到了公司。

 安尚钧正巧不在公司,林漫漫把花木丹安排在他的办公室后,便冲到闻皓那去,扑到他的身上,连声喊着:“大事不好!出事啦!”

 093 “杀人”凶手

 刚从仇恨中走出来的闻皓开始减少了在公司的工作量,通过招聘找了些得力的助手,准备过甩手掌柜的生活。

 方才,他与那些助手们开会,将近期公司的发展方向和具体规划都通报了一遍,然后分工合作,按照职能将工作分割,并确定了具体的负责人。忙完这些后,他转身到小休息室里冲了个热水澡,换了身清保暖的衣服后,正准备出门去接林漫漫,没料到她风风火火的赶了回来,直接扑到他怀里大叫出事了。

 闻皓见林漫漫半未受伤,包包也背在身上,安然无恙,便笑道:“你老公好好的呢,能出什么大事?”

 说完,就把林漫漫抱了起来,一脚踢开休息室的房门,把她扔到上。

 林漫漫被柔软的垫弹了两下,勉强坐了起来,闻皓已经将外套去,正猴急狗跳的要解皮带。

 “别!是真得有事!”林漫漫真不明白男人为什么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发情,她这里心急火燎的,闻皓竟还能想到弟之事。林漫漫双手死死抓住他的皮带头,急忙说:“是丹丹有事!”

 闻皓见林漫漫不象开玩笑,这才坐下来,拍着林漫漫的背,说:“慢慢说,你都气得不行。”

 林漫漫咽了咽口水,大概理清了一下思路后,说:“安哥哥去哪了?丹丹怀孕了!但是她得了产前抑郁症!又哭又笑的,我很担心她啊!”“慢点,一件一件的说。”闻皓被林漫漫劈哩叭啦的话弄懵了,他拍了拍林漫漫的肩,说:“尚钧说有些数据要再核实一下,所以去了实验室,现在不在公司。你说小丹怀孕了,怎么没有听尚钧说起过呢?”

 “安哥哥就是不知道,才出事嘛!”林漫漫喝下闻皓递过来的一杯热茶后,润了润,把刚才在酒店吃下午茶时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林漫漫一说完,就眼巴巴的盯着闻皓看。

 闻皓的脸上全是诧异,大概是他这一大男人,从未听说过产后抑郁症这事,自然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你说小丹她现在因为这个病,情绪不稳定,而且还处处怀疑你和尚钧的关系,变得焦距易怒,偶尔还很沮丧,象个怨妇?”

 “嗯。”林漫漫见闻皓总结得如此专业,满心欢喜的等着他想出办法来,等了许久,才见闻皓幽幽的来一句:“我们还是赶紧把尚钧叫回来吧。”

 林漫漫顿时灰心,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最终还是回到她先前的想法──找安尚钧。

 很快,闻皓接通了安尚钧的电话,得知他还有几分锺就能回到公司时,林漫漫和他都松了口气。电话里,林漫漫把花木丹目前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然后语重心长的告诉安尚钧,要有心理准备。

 也许是这样的症状花木丹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安尚钧不象闻皓那样吃惊,他只是沈默着,安静的听完了林漫漫的汇报。末了,才问:“漫漫,小丹她真得怀了宝宝?”

 “嗯。”林漫漫疑惑的看了电话一眼,以为自己听错了。花木丹去医院检验了的,有病历为证,怎么可能是假的。

 “我现在就在电梯口,还有一两分锺就能上来。”安尚钧的声音开始变得急促,他低声待道:“小丹中间产过,她压力太大,不肯找人倾诉。这次她能怀上宝宝很意外…漫漫,她现在在哪里?”

 林漫漫愣了一下,才说:“在你办公室。”

 “漫漫,你快去看住她。小丹自从上次产后,情绪一直不对。上回她说她怀孕了,我只当她是想宝宝想得说糊话。漫漫,你一定要看住她,电梯马上就到了,我很快就会上来!”

 林漫漫一听,甩了电话就往安尚钧办公室跑去。

 闻皓不明就里,看到林漫漫心急如焚的样子,也跟着过去。

 果然,安尚钧的担忧是有道理的。林漫漫刚跑到安尚钧的办公室门口,就看到秘书正低头垂泪,里面,传说花木丹歇斯底里的叫声。

 “你们都是坏人,故意拿咖啡给我喝!你是不是想让我产?是不是看到我怀了宝宝,嫉妒我!都给我滚,你们都是狐狸!不要脸的狐狸!”

 林漫漫赶紧推开堵在门口的秘书,也故不上安慰她,只是叫她离开,自己便走进了办公室里。只见花木丹一手捂着肚子,半弯着,好象很痛的样子,另一只手扶在办公桌边,头发凌乱不堪,半张着因为躁虑而泛红的嘴,不停的气,哭泣和漫骂。

 地面上,有砸碎的咖啡杯,小勺也被摔成了两段,滚落在门边。浓黑的咖啡染脏了地毯,晕出奇形怪状的模样,象花木丹一样诡异又可怕。

 林漫漫从未见过花木丹这样,她象个疯子,泼妇,精神病,唯独不象一个怀着宝宝的幸福妈咪。

 “丹丹,你别激动,千万别激动。”林漫漫绕过被咖啡浸的那块地方,走到花木丹旁边,想扶她,却被她用力的甩开,只能无奈的站在她身边,放低音调,温柔的劝着她:“你想想肚子里的宝宝,你一生气,他会难受的。”

 一提到肚子里的宝宝,花木丹多少平静了些,她紧张的捂着肚子,生怕不小心又会象上次那样产。

 林漫漫扶着她到椅子里坐好后,这才向闻皓招了招手,示意其他人都离开,只留下他们三人。

 算算时间,安尚钧应该上来了,可是他的身影迟迟没有出现。林漫漫想陪花木丹说话,还没开口,刚处在失神状态下的花木丹忽然象个鬼似的,瞪着林漫漫,凶恶的说:“都是你,害得我当不成妈妈!”

 林漫漫怔住,以为是花木丹发病的缘故,也没计较,也不敢顶嘴,只能委屈的点着头,不停的道歉,好象真得是她害死了花木丹的孩子。

 闻皓摇摇头,觉得花木丹着实病得不轻。

 “上次在机场,我们回去大吵了一架,呜呜呜,第二天,我就发现自己了血…”花木丹自顾自的说着,全然没有注意到林漫漫和闻皓听到这番话时,震惊的表情:“我不敢告诉尚钧,偷偷跑到医院去保胎,可是…那天晚餐后,公公和婆婆也回来大吵起来,我被他们吵得睡不着…呜呜呜…半夜爬起来,就大出血…呜呜呜…林漫漫,我前世到底欠了你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狠心!那是我和尚钧的宝宝啊!呜呜呜…你为什么这么狠心啊!…”

 “小丹,不许胡说!”花木丹的哭诉还未结束,林漫漫还没从惊恐中清醒过来,安尚钧突然出现在门口。

 他一个箭步冲到花木丹面前,挡在她和林漫漫之间,厉声喝道:“我说过,这事与漫漫无关,你别再闹了!”

 094 有喜之祸1

 安尚钧话音刚落,花木丹猛的从椅子里跳了起来,对着他拳打脚踢,边打边哭。安尚钧怕伤到她,没有回手,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任由她打闹。花木丹见他象木桩似的,越发不解气,索拿起了桌上的文件,全都扔到了安尚钧的身上。

 闻皓怕伤着林漫漫,伸手要拉她走。林漫漫见事情一发不可收拾,最终发现自己成为了这场悲剧里的始作俑者,心里很不好受,她冲着闻皓摇头,有些沮丧的说:“我不能走,我走了,丹丹会更恨我的。”

 闻皓把她揽进怀里,摸着她的头,轻柔的宽慰着她:“漫漫,这是他们的家务事,与你无关。”

 “可是,丹丹是因为我才产的,这次,说什么都不能再让她重蹈覆辙。”

 闻皓见她说得这样坚定,花木丹那边又大闹天宫,只好答应:“千万别伤着自己了。”

 “嗯。”林漫漫应了一声,来到花木丹旁边,趁着她转身找东西扔的时候,突然拦在了安尚钧的面前。安尚钧没料到林漫漫会这么做,来不及将她推开,花木丹的包,劈头盖脸的打在了林漫漫的脸上。

 林漫漫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耳朵嗡嗡作响,出现了短暂的失聪。她看到闻皓着急的表情,要冲过来推花木丹,而安尚钧则快速的将花木丹抱开,再接着,花木丹的包突然飞在半空中,包里所有的东西如暴雨倾盆,全都散落在地上。

 “漫漫,漫漫…”过了一会,林漫漫才听到闻皓呼唤她的声音,他的眼里,全是怒火,如果不是因为抱着她,闻皓一定会把花木丹暴打一顿。

 林漫漫挤出个笑脸来,她点了点头,安慰他:“没事,只是刚才一下懵了。”

 说完,她往花木丹那看去。只见花木丹失魂落魄的靠在安尚钧怀里,神色离混乱,表情有些呆滞疲惫。当她发现林漫漫在观察她的时候,才有点反应,挣扎着来到林漫漫面前,内疚的说:“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要伤你。”

 林漫漫见她终于恢复了清醒,欣慰的笑了一下,说:“没事,我们是朋友。”

 “我这样了,你还当我是朋友?”

 “当然,你永远是我朋友。你会失控,是因为生病了。都怪我们没有好好关心你,让你一个人承受了这么多的痛苦。丹丹,你不怪我,我很高兴…是我对不起你。”

 闻皓与安尚钧眼神交流了一下,两个大男人默契的没有阻止她们的交谈。令人惊奇的是,花木丹经过一番发后,情绪开始慢慢的稳定下来,她与林漫漫的交谈,使她开始变得平静,思维也正常了许多,抑郁的症状,开始渐渐退去。

 林漫漫真诚体贴的话,令花木丹越发觉得自己刚才发了疯。她内疚又难堪,但林漫漫依旧视其为最好的朋友,无视她极端过火的行为,这点,使花木丹舒心了好多。

 两人又再闲聊了一会,开始将话题从产转移到给现在肚子里的宝宝上来。花木丹经过刚才的激动后,动了胎气,隐约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哼哼两声后,竟昏倒在地上。

 办公室里又是一片混乱,安尚钧抱起花木丹就往楼下跑,闻皓沈着冷静的拨打了120,然后吩咐林漫漫赶紧跟着,别让安尚钧象无头苍蝇一样,带着花木丹在外面跑。

 不一会儿,救护车赶来。安尚钧见林漫漫脸上有伤,婉转的拒绝了她要跟去医院的请求,独自坐上了救护车,往医院开去。

 林漫漫无奈,回到办公室里,见那里一片狼籍,特别是花木丹的包,被扔在地上,拉链也不知何时打开,病历和文件混在一起,还夹杂着一些花木丹的私人物件。

 秘书见林漫漫蹲在地上收拾东西,赶紧上前帮忙。林漫漫怕她们认不出花木丹的私人物件,到时候弄丢了又要解释一番麻烦,便叫她们只负责打扫,自己刚开始细心的分类,把花木丹的物品放回她的包里,然后再把文件重新摆好。

 这时,秘书看到林漫漫手上拿着的一份文件,是需要闻皓签字的,便说:“安总裁说过这份文件是给闻总裁的,我送过去吧。”

 “不了,我带回去吧。”林漫漫见办公室整理得差不多,便拿起花木丹的包和那份文件,说:“你们收拾好就休息吧。还有,今天什么事都没发生,知道了吗?”

 秘书们必恭必敬的应了一声后,林漫漫才离开。

 经此一闹后,闻皓也没心思在公司里上班。他陪林漫漫去医院里做了些简单的处理后,两人一同回家去了。

 诸葛家的人大约是见多了林漫漫受伤,不再象从前那样惊讶。就连闻子茜看到了,也没大惊小怪的惨叫,而是关怀的问了几句后,自觉的没有追问受伤的原因。

 林漫漫暗自松了口气,她真怕闻子茜刨问底的,要编个谎来骗她,也为难的。

 刚准备上楼休息,厨房通知说可以开饭了。林漫漫懒得折腾,拉着闻皓准备吃完了再上楼换衣服。

 今天的人集得很齐,全家人都到齐。诸葛阅只是瞟了一眼林漫漫受伤的脸,并未多问,便和闻皓闲聊了几句天气很冷下雪要注意安全的话。

 自从上次对弈后,诸葛阅有意开始拉拢闻皓。闻皓虽然放下了仇恨,但对他并不亲近。两人都是心高气傲之人,尽管有闻子茜从中穿针引线,他们不再象从前那样针锋相对,但也和谐不到哪去。

 诸葛阅主动搭话,闻皓只是闷闷的嗯了两声,并不接话。诸葛阅也无所谓,继续跟诸葛弱和诸葛默谈了几句,便开始就餐。

 晚餐结束后,林漫漫上桌前突然想起包里还有一份文件,怕忘记正事,边上楼边跟闻皓说:“公司有份文件要你签字。看我这记,在公司的时候忘跟你说了,结果都带回家来。”

 说完,从包里拿出文件,递给闻皓。

 忽然,有张纸片掉了下来,飘飘的落在了身后付丽的脚下。

 “哟,大喜事哦!”付丽看了看纸片,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很夸张的叫道:“漫漫,你有喜了啊!”095 有喜之祸2

 付丽的高音喇叭一叫,整个诸葛家都以为,林漫漫怀孕了。

 林漫漫抢过纸片一看,是花木丹的化验单。姓名那栏,被咖啡浸,黑乎乎的看不出来,林漫漫与花木丹同年,年龄一样,也难怪付丽会误会,是她怀孕了。

 “二妈,这不是我的,我没怀孕。”林漫漫怕提起花木丹会引来他们的追问,基于今天下午的事情并不快乐,她绕过花木丹的名字,绝口不提。

 闻皓也跟着附和,可是抱孙心切的闻子茜根本无心听他们的辩解,拿着化验单再三确认了上面那个是真实有效的,立刻激动的跑到诸葛阅面前,恭喜他,马上就要做爷爷了。

 平板着脸的诸葛阅难得出一个灿烂的笑脸,家里的佣人们见风使舵,立刻祝贺他,心想事成,诸葛家开枝散叶。

 林漫漫百口莫辩,她怎样解释,他们都觉得她是有心隐瞒。

 “哎哟,我说林漫漫,我们知道规矩,娃娃小气,三个月内不能对外公开。不过我们是一家人啊,又不是外人,这有什么好瞒的?”付丽酸溜溜的又冲着闻子茜说:“三妹,这下你得意了吧。婚,你儿子最早结,这娃也是你儿子最早生…不过,是男是女还说不定呢!”

 “不管男女,都是我诸葛家的!”诸葛阅突然开腔,明显开始维护起闻子茜。付丽吓得一个哆嗦,再也不敢哼声。诸葛阅见她有所收敛,又说:“你明知道规矩,还到处宣扬!怎么,想我们诸葛家断子绝孙?!”

 谁也没想到,诸葛阅突然一下把这事上升到如此之高的位置,众人噤若寒蝉,再也不敢提林漫漫怀孕之事。

 林漫漫无奈,只能求救的望着闻皓。闻皓瞅了闻子茜和诸葛阅一眼,一声不哼的拉着林漫漫回了房间。

 “老公,怎么办啊!”林漫漫愁云惨雾的看着上那张惹事的化验单,悔得肠子都发青:“哎,我怎么这么粗心,没发现化验单在文件里!”

 闻皓见她在那里懊恼不已,拍着她,说:“放心吧,等过段时间,他们不那么兴奋的时候,我再跟妈咪解释。现在,我们说什么都不信!”

 说完,又瞧着林漫漫的肚子琢磨了会,又说:“不过,你说如果我现在努力一下,让它快点有货,是不是就省去了解释的麻烦?”

 林漫漫见他绕来绕去,又绕回到上这件事来,恼羞成怒的打了他一下,说:“大虫!”

 “嗯?为夫的,绝对不辱娇所托!”闻皓假装没听懂,顺势把林漫漫抱起,象剥竹笋似的,三下五除二的把她剥了个光。

 林漫漫本来心里还惦记着花木丹的安危,晚餐时间接到安尚钧短信得知她无恙后才有了些心情。现在闻皓情高涨,林漫漫不想扫他的兴,难得没有扭捏,反而半跪在上,拉开了闻皓的头拉链,轻轻的将那只又硬又的铁弄了出来。

 檀口香,紧紧的贴在龙头上,轻轻的着。闻皓享受的直了,紧绷的下体被那温热滑的小舌挑得早就不知道天南地北,恨不得立刻冲进去,把里面搅得天翻地覆。

 “唔…嗯…不…”林漫漫被闻皓顶得头不得不向后仰去,可是闻皓死死的扣住了她的后脑勺,另一只手不停的玩着她早已翘的椒壮的带动着身体,快出快进。他完全把林漫漫的小口当成了,恨不得一捅到底,好好的体会着被夹紧收缩搐后的快

 渐渐的,林漫漫有些支撑不住,身体开始软软的往下滑。

 闻皓低头,见自己的象装了发动机般,不知疲倦的在她粉小口里进进出出,林漫漫满口香从嘴角出,顺着下巴滑到颈上。闻皓,见龙头上全是晶莹透亮的体,而林漫漫因为被他得久了,小嘴竟也不会合上,而是微微张开,等着他下一轮的冲击。

 如此香的姿势令闻皓血脉贲张,视觉刺使他更加冲动,他一把抱起林漫漫,将两只枕头叠起置于她的下,将她平放在上后,架起林漫漫的‮腿双‬,对准口冲了进去。

 “啊!”尽管前戏十足,林漫漫的小花口早就泥泞一片,有足够的汁水润滑,减少闻皓进入时带来的痛感。但林漫漫的花径开生浅窄,闻皓又生得异于常人,每一次的爱都令林漫漫感到疼痛,需要时间来适应。

 闻皓见林漫漫皱眉,痛得叫出声来,只能停下,望着还有一大半未挤进去的,苦不堪言。

 闻皓只能在甬道前端慢慢,开始感觉她身体逐渐放松,便问:“好了些吧?”

 林漫漫羞涩的点了点头。她指着下的枕头,娇娇的问:“老公,能不能把这个拿开?”

 “为什么?”闻皓趁着她分神时,用力一顶,噗哧一声,挤进了花径里。闻皓趁胜追击,,整个人向前冲去,整全都没入了林漫漫滑的小道中,直直顶到尽头,将小腹都顶起了一个大包。

 林漫漫又跟着了几口气,这次很奇怪,似乎闻皓的变得更加深处,每次捅进来时,都能触碰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

 “啊…啊…老公,慢些…不要了,太里面了…呜呜呜…”林漫漫开始求饶,只不过十来个回合,她就受不了了。她扭动着肢,想从枕头上下来,但闻皓扣住她的,反而将她的‮腿双‬架在自己肩上,大力的掰开她的大腿,低头看着自己的,忙碌的运动着。

 闻皓见林漫漫在他身下软如泥,一张小嘴哼哼哈哈的叫着,根本不知道她现在慵懒如猫,上面的小嘴声音媚,而下面这张小嘴被他弄得更是,配合得天衣无

 “舒服吗?”闻皓连问几声,林漫漫已经被他弄得神智不清,根本听不到也不会回答。闻皓见状,知道她已身多次,早已没有了气力,便加快频率速度,在最后一击里,迸发出他所有的热

 林漫漫已经迷糊糊的不太清醒,她只觉得身体被什么一烫,本能的哆嗦着,咿咿呀呀的想推开闻皓,让他退出她的身体。

 闻皓却不如她愿,被她折腾一下,又硬了起来。他撑起上身,望着紧紧相贴的下身,凑到林漫漫的耳边,轻声的说道:“宝贝,听说用这个姿势,很容易受孕呢?”

 “嗯?”林漫漫眸光转,如浆糊般的脑袋根本想不明白,闻皓刚才那句话的意思。

 闻皓又开始律动起来,他真想把这只懒猫从上拉起来,把她扔到书桌上,或者按到落地窗上,从身后好好的干她。

 不过,面对面的更美好,而且,闻皓还是私心的希望林漫漫能快些怀上他的孩子,他觉得,只有这样,林漫漫才会真正的属于他。

 路漫漫而其修远,怀孕是件大事,闻皓决定今天要再多努力几次,确实林漫漫的身体里,全都是他的种子。

 昏昏沈沈的林漫漫,带着身体最原始的美妙,睡了过去。  m.GudUxS.COm
上章 失忆老公不好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