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失忆老公不好嫁 下章
102 复仇1
102 复仇1

 林漫漫想去医院看望花木丹,被安尚钧拒绝了。

 安尚钧一直守在医院里,花木丹得知自己小产后,情绪激动,甚至自杀。所幸医院护士细心,发现她不知从哪偷来了刀片要刮腕,及时制止了。安尚钧害怕看护不够认真,自己二十四小时贴身守候着,不得已时,才听从了医生的建议,为花木丹打了镇定剂,趁着她睡时,自己靠在旁边的陪护上小眯一会。

 不过短短几天,安尚钧整个人都清瘦了,特别是眼底那块乌青,看得林漫漫心惊跳。

 林漫漫这几天也不好过,每噩梦中,都是一个血淋淋的婴儿哭着向她索命。闻皓也没睡好,林漫漫凄厉的惊叫声,令他心疼不已,但他除了给她温暖怀抱,暂时帮不上任何忙。

 林漫漫每天准时来医院,想看看花木丹,求得她的原谅。可是安尚钧害怕她会再刺到花木丹,只能阻拦。

 “安哥哥,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安哥哥,你让我看看丹丹好吗?”闻皓见林漫漫红着眼睛不停哀求,向来无法拒绝林漫漫的安尚钧第一次狠下心来摇头,闻皓看不下去,想抱着林漫漫回去,可是看到她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还是替她一起哀求:“尚钧,漫漫整晚整晚失眠,她一闭上眼睛就会做恶梦。你就让她见见小丹吧,哪怕只是隔着门望望,也好。“安尚钧见面无血的林漫漫拼命的点点,两只手一直扯着他的衣袖不肯放,卑微的哀求着,只好答应:“等会医生要给丹丹打针…你们趁她睡着的时候,再看吧。“林漫漫一直安静的站在病房门外,这几天她几乎滴水未近,甚至看不得红色。她的大脑不是放空就是恐怖的回忆,特别是那鲜红的血从花木丹下身涌而出,厚厚的孕妇全部浸,暗红了颜色,顺在地上形成的蜿蜒血痕,犹如一把利剑,每时每刻都深深的剜割着林漫漫的心。

 是她,害死了安尚钧和花木丹的孩子,这是他们第二个孩子,也是她害死的第二个孩子。

 如果说花木丹上一次小产,林漫漫还有理由解释与她无关,但这次,林漫漫就是死一百次,也抵不回这腹中胎儿的性命。

 终于,医生从病房里出来,他冲着林漫漫点头示意,闻皓半扶半拉的,将林漫漫带进了医院。

 这是医院里最豪华的病房,乍一进去,林漫漫还以为是装潢雅致的小套房。但白色的单,枕边高高挂成的吊瓶,还有从被子里出的苍白的小脸,都提醒她,这是医院,是花木丹小产修养的地方。

 林漫漫只觉得‮腿双‬发软,她颤颤巍巍的走到边,默默的望着花木丹,心中五味杂陈。

 闻皓见安尚钧坐到病的另一边,他很少与林漫漫生分,但这次,安尚钧明显是不愿意离林漫漫太近。他的眼神,不再象从此那样温和或者热烈,他甚至不看林漫漫,只是安静的,慢慢的削着苹果。

 谁也没有说话,苹果终有削干净的时候。安尚钧拿着滚圆无皮的苹果,叹了口气,蓦又放回到果篮里。

 “等丹丹身体好点,我们准备移民…”

 林漫漫身体一震,吃惊的望着安尚钧,又慌乱的瞅着闻皓,不知该如何应答。

 闻皓轻轻的握了握林漫漫的手,其实,安纪海夫妇已经移民,安尚钧他们移民是迟早的事。也许,当初安尚钧坚持回国不离开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林漫漫,他想将自己化身为空气,默默的守候在这里的话,那么现在这场意外,已经将他心底最后一丝念头全部斩断。

 安尚钧觉得自己亏欠花木丹,也无法再客观的去看待林漫漫,是情理之中的事。或许,他的离开,对大家都好。

 “好…哪天走,告诉我一声。”闻皓沈默良久,最后,他替林漫漫做主,应了安尚钧。

 安尚钧的眼神始终没有落在林漫漫身上,他只是愧疚的望着花木丹,淡淡的说:“这两天我会把公司的事情全部处理好…丹丹说想过两天就走,飞机票我也订好了…以后,我们都不会再回来了。”

 林漫漫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家的,也不知道这几天她是怎么度过的。她浑浑噩噩的活着,如僵尸一般,每天睁眼望着天花板,直到月升月落。

 直到闻皓告诉她,今天是花木丹离开的日子时,林漫漫才有些生气。

 她从枕头底下拿出手机,她期望着手机能唱歌,又害怕手机真得唱歌,最后,手机如她一般,安静得象僵尸。

 林漫漫打开手机,她熟悉的输入了花木丹的手机号,停在那里,最后,她只发了一条信息:丹丹,我会替你报仇。

 现在,唯一能支撑林漫漫勇敢面对的,只有复仇。

 花木丹出事后,警方已经拘留了诸葛默。尽管诸葛阅恨铁不成钢,但毕竟他是诸葛家的长子嫡孙。诸葛阅请了最有名的律师组成律师团,希望能帮诸葛默洗刷罪行。而闻皓,则暗中动用了所有关系和能力,与之抗衡。

 原本以为,这场官司会持续很长时间,但当时在天台,有大量的证人做证,而且诸葛默当天是毒犯案,身上还很不聪明的携带毒品,令其很难罪。

 诸葛家眼看罪无望,诸葛默锒铛入狱,只好花钱买通狱警,希望他能少受点罪。

 林漫漫见事情尘埃落定,却很不满意这个结果。诸葛默害花木丹失去孩子,还差点要了花木丹的命,只不过是坐牢,这远远不够!

 “漫漫,吃些。”闻皓见林漫漫两眼直直的盯着电视屏幕看,连碗里的饭菜都忘了吃,跟着抬头一看,原来是关于报道诸葛默被判有罪入狱的消息,担心她又会想起那些不高兴的事,便把她抱到怀里,哄着她:“你又瘦了好多,乖,吃些菜。”

 林漫漫望着碗里堆集如山的,厌恶的撇开了头。

 为了诸葛默,他们彻底与诸葛家断了来往,就连今年过年,他们也只是将闻子茜接出来,没有回去。诸葛阅知道林漫漫记恨诸葛默,闻皓又是奴,也没指望他们回家热闹。诸葛家愁去惨雾的过完了这个冷清的新年,而闻子茜也考虑到这个时期比较特殊,年后没有再回诸葛家,而是独自搬回到原来的别墅里去。

 闻皓怕林漫漫觉得约束,依旧与她住在公寓里,尽量减少去公司办公的时间,多些时间陪她。

 林漫漫自花木丹小产后,子变闷了,不再象从前那样喜欢叽叽喳喳的说些玩笑话。偶尔噩梦,也是哭着醒来,令闻皓很是担忧。

 “为什么他只是坐牢!”林漫漫愤恨的说道,两只手捏成拳头,指尖深深的掐进了里。

 闻皓见状,叹了口气,用力掰开她的手指,心疼的抚着掌心里掐出来的指甲印,问:“漫漫,你想怎么样?”

 “我要复仇,我要诸葛默以命偿命!”

 “漫漫,你知道,我们可以偶尔踩踩红线,但是…”闻皓并非怕事,但他不希望林漫漫越陷越深。如今,整个林漫漫仿佛化身为复仇女神,恨不得请来杀手,将诸葛家所有人都赶尽杀绝。

 林漫漫见闻皓事事依她,偏偏在这件事上,他总是唱反调。尽管诸葛默入狱,闻皓有份推了一把,但这不是她要的结局。

 她想要的,是诸葛默死!

 闻皓见林漫漫生气的从他腿上跳下,扑倒在上生闷气,急了。跟着她并躺在上,又搂又抱又哄的,都无法令林漫漫展颜一笑,最后,闻皓举了白旗:“诸葛家花钱买通了狱警,想让诸葛默少吃苦…我可以用相同的办法,令狱警不能照顾他。”

 林漫漫一听,立刻坐起身来,睁着大眼睛怀疑的望着他。

 “你知道,他关押的监狱全都是些重刑犯。如果没有人罩着,就象不死,只怕也没有半条命…漫漫,这样,你满意吗?”

 林漫漫最爱看警匪片,每当看到描述监狱里黑暗一面时,她都感慨在那里真正是生不如死。闻皓这么做,不但可以令诸葛默痛不生,还可以保证自己不出事,确实是个好办法。

 林漫漫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闻皓这才如释重负,看着林漫漫终于破涕为笑,摸摸她的头,说:“那你答应我,要乖乖吃饭。”

 “嗯。”林漫漫扑入到他怀里。自从花木丹出事后,她满脑子都想着要报仇,根本没有在意闻皓。如今看看,他竟也瘦了许多,一双墨眸里全是对她浓浓的关怀,心里有愧疚,缩在他怀里,蹭了起来。

 许久没有房事的闻皓,顿时觉得口一烫,下身竟跟着硬了起来。

 可是他摸着已经瘦得只有骨头的林漫漫,舍不得碰她,咬咬牙,把她进被子里,准备去书房看看文件,缓解一下需求。

 林漫漫抓住他的手腕,用力的往怀里

 闻皓半推半就,可是当指尖一碰到她冰凉肌肤时,身体便再也受不了控制,快速的去自己的衣物后,钻进被子里,将林漫漫在身下。  m.GUdUxS.coM
上章 失忆老公不好嫁 下章